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元宇宙会引领未来吗?我的观点是不会

2022-08-17 10:21:56 江苏省企业技术改造协会 36

web3.0到不了作为web2.0下一代的重要程度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咨询委员会主任、光纤传送网与宽带信息网专家邬贺铨,1943年1月出生,广东番禺人,是国内最早从事数字通信技术研究的骨干之一。

图片关键词

近日,邬贺铨先后对于当下热议的互联网转型期、下半场,以及6G、元宇宙、web3等提出了如下看法:

互联网转型期的三大挑战

1.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

互联网转型期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

信息论的创始人香农就说过,信息是用来减少随机不确定性的,信息的价值是确定性的增加。通过数字化能获得和分析数据,能极大地消除各种信息的不对称,优化资源配置,提高应对产业链、供应链急剧变化的敏捷性,增强面临不确定的弹性。

我们下表看到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的主要数据,经济受到疫情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比预期想增长的速率还是下降了。但是右边,跟数字化有关的经济指标还是相当的亮眼,在逆势增长。

2.告别了野蛮生长阶段

转型期我们还面对什么挑战呢?中国互联网企业告别了野蛮生长阶段。

中国政府一直以来对互联网的管理是审慎包容的,为互联网发展创造了机会,但是也给互联网的野蛮生长留了空间,出现了利用大平台垄断打压同行、滥用算法、侵犯隐私、损害消费者利益这些扰乱互联网的市场行为。

所以互联网的治理很有必要。去年国家出台的互联网监管治理力度是空前的。互联网企业一度对监管不够理解,表现在对发展预期变弱、发展路径迷茫、互联网大厂减速换挡。

我们可以看看这张图,2022年3月30日相对2021年同期比较的市值。国外的几个互联网企业,微软增长35%,谷歌增长38%,亚马逊增长9%,只有Facebook是下来了。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无一都是负增长,腾讯、阿里加起来市值掉了上万亿美元。

这种情况,当然不能说都是治理导致的,但是也有一些(互联网公司对)治理的因素不够理解(所致)。当然我们希望互联网企业正确理解治理,当然也希望国家在监管上以一种长期的、稳定的工作来做。希望经过经济监管以后我们互联网发展会更规范有序。

3. 互联网用户数基本饱和,平均每人每天上网4小时

转型期还面对一个挑战是,互联网用户数基本饱和。互联网的用户与移动互联网的用户,这两者基本都看齐了。互联网的普及率现在已经到了70%多。用户每周上网时长在去年已经到28.5小时,七天平均下来,每天四个小时,也都接近天花板了。所以靠用户数的增长拉动互联网的增长已经并不那么容易。

转型期的机遇——互联网开启下半场

1.全世界已真正进入IPv6的时代

转型期,我们还是有很好的机遇。虽然互联网五十多年前从美国国防部ARPANET开始,前20年,是美国国防部的网络和美国自然科学基金委的网络;90年代开始互联网进入商用,中国也是那个时候进入互联网,这段时间诞生了一批中外互联网企业。

随着移动通信,特别是4G的商用,我们比较深入地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前后提出了云计算、区块链、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现在随着5G的商用,我们更进一步地推动了工业互联网。

除了5G,我们也可以看到,互联网从最早的ipv4标准,逐步演进为IPv6标准。

2.IPv6发展的三大趋势

尽管IPv6的标准1996年就提出了,但实际上现在全世界才真正进入IPv6的时代。到今年5月份,我们国家IPv6的活跃用户数接近7.1亿了,占我国全部网民数的67.12%。

互联网下半场有什么特征?我们说IPv6发展有三大趋势。第一个是从IPv4向IPv6过渡再加速。刚才说到了,我们的活跃用户数占比已经达到67%,IPv6的流量分别已经占城域网流量的10.8%和LTE移动网流量40.8%。

第二个趋势是从IPv4的双栈上IPv6的单栈。美国甚至提出IPv6单栈是网络面向未来创新增长的唯一选择。第三个趋势是从IPv6向IPv6+发展,采用IPv6的动力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补充地址不足了,而是更看重IPv6地址的空间能力拓展和创新潜力开发。

我们可以说IPv6具有应用感知,因为它有很多的地址可以利用,来传递访问信道的要求。从IP地址就知道信道对带宽实验的抖动有什么样的要求,而不需要到应用层再来解释这个业务。

3.5G时代的工业互联网,推动工厂的扁平化、IT化、智能化

互联网下半场还有一个特征,是工业互联网融合IT和OT。工业互联网我们有传统的工控设备,按照规定的设置去控制我们的生产装备、仪器仪表,当然也收集他们反映的数据。

现在5G来了,我们5G的工业模组同样发挥能力,通过现场总线,我们加入边缘计算等等支持,进一步地分析数据、送到车间,加入人机接口和监控数据采集、监控系统的支持,进一步凝聚数据。

并且,我们还可以建模,再送到工厂一级,工厂一级有各种工控软件,有云计算的支撑。我们把解决方案变成APP,可以送出去。

因此,工业互联网现在也面临5G时代。增加一些新一代技术功能,把5G网模组转换成新型的工业网关。新型工业网关,不但融合新一代的技术,实际上是把IT、OT很好地融合,推动了工厂的扁平化、IT化、智能化。

4. 中国即将进入双千兆时代

互联网下半场还有一个特征是,中国即将进入双千兆时代。中国的移动用户数已经超过14亿了。中国的5G用户数到今年6月份,占全部移动用户数的27.3%。我们每个移动用户每个月的户均流量是逐年递增,到现在我们每个月每户超过了14GB。

我们国家宽带接入固网的平均下载速率已经超过60兆了。移动网的下载速率也是接近60M了。两者差别不大了。中国百兆光纤宽带接入已经占到宽带用户的93.7%了,此外还有千兆接入的用户。

5. 5G下行平均速度是4G的8倍,上行速度是4G的3.5倍

上面这个表是今年一季度,我们看看5G下行平均335Mbps,4G下行速度是39 Mbps。显然5G已经是4G的8倍了。上行速度,5G也是4G的3.5倍。

当然,我们现在用户有些还感觉不了,原因是什么呢,因为用5G下载可能0.1秒,用4G下载一秒,可是对于一般的应用,用户1秒和0.1秒的差别,用户是感觉不出来的。

但是如果是无人驾驶、远程医疗,这就很关键了,包括将来的VR等等应用,这个差异是明显的。可是现在,这些应用生态还没建起来,所以老百姓感觉还没那么明显。

6.中国算力,全球第二

去年5月,国家实施了东数西算工程,预计我们国家的算力在十四五连增20%,也有人说是30%。每年大概会增加4000亿元的投资。

以2021年计算全球算力的比例,美国占了31%,中国占了27%,日本大概占5%,德国4%,英国3%等等。中国排全球第二位。

7.算力是互联网下半场的重要特征,我国算力产业规模2万亿

我们人工智能的计算都需要使用算力,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企业都要去建自己的算力系统。

我们很多企业可以作为一个算力网的业务消费者,社会上还有算力网的业务提供者。两者通过算力网的交易平台耦合,在人工智能平台的管理上,通过算力网的控制面可以直接关联到云、网、边、端。

算力产业包括什么呢?包括超算、数据中心、AI中心,通用的是互联网数据中心(IDC)。大概加起来,2020年,我们国家算力产业规模2万亿,直接和间接带动经济产出1.7万亿、6.3万亿。所以算力是我们互联网下半场的一个重要特征。

对下一代互联网的思考——Web3.0会成为主流吗?

1.可通过web3.0实现数字资产跟实物资产的关联

web3.0能成为主流吗?

web3.0成为最近的十大热词了。我们说web1.0是PC互联网,当时主要是门户网站来作为中心。我们利用的web浏览器,用户可以从网上单项获取内容,主要应用包括浏览、搜索,总体上用户是被动接收的。

web2.0,是移动互联网,这个时候网络平台成为中心、成为主导,腾讯、抖音等等,主要基层技术是移动通信和社交网络。用户这时候是双方互动的,我们可以通过微博、博客,参与社区的讨论,参与网上信息产品的创造、传播和分享,主要应用有电商、移动支付、微信、抖音。问题是什么呢?平台垄断。所以用户,哪怕你在网上提交了一些作品,包括小说等等,也很难保证你的权益。

web3.0,有人说叫做价值互联网,它实际上是去中心的,也可以说有中心,只不过这个中心是以用户为中心,主要支撑技术是区块链、数字身份认证、数字货币。

web3.0跟web2.0比,他的用户对他提交的网上作品有全数的确认和价值的体现。假如我在网上画了一幅画,画得很好,我把它放到网上,很难证明是我原创的,很容易被盗版拿走,也就是说对用户来讲不体现价值。而web3.0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区块链、通过数字水印等等,让你提交的网上作品不能随便被谁拿走,当然了你也可以在网上拍卖,也就是说相当于数字藏品。

这种应用实际上在web3.0这个词出现之前,我们就有了。像博客、游戏,用户参与,用户通过游戏赚的游戏装备等虚拟价值。但是这都是小的。未来web3.0可以有数字藏品。这个国外是叫非同质性的通证、非同质性的代币,我们可以通过web3.0实现数字资产跟实物资产的关联。

2. web3.0到不了作为web2.0下一代的重要程度

有什么问题呢?

区块链是有成本的。另外,我们说,以每个用户为中心,所有用户都匿名了,社区的监管是个难题,还有,完全去中心,对金融风险治理也是挑战。

我们确实经过了web1.0,web2.0,但是未来是不是就一定是3.0成为主流呢?

我的看法是,web3.0是对于web2.0的改进,为用户在网上创造的作品提供了确权,实现了平台跟用户的利益分享,这是它积极的一面。不过,真正在网上发布作品的博主相对于网民总量的比例是少的。尽管游戏玩家不少,但是并不是所有游戏玩家都要用区块链来获得装备。

web3.0还不是刚需,至少它不会普及到大众,而web1.0 、web 2.0是大众的。所以我的看法是web3.0还到不了作为web2.0版本下一代的重要程度。

3. 元宇宙的前景还不够清晰

元宇宙现在比较热,不讨论它也是不可能的。我们知道了数字孪生,它实际上是现实世界映射的网络虚拟世界。而元宇宙是反过来的,是人们想象延伸出的虚拟空间怎么加载到现实空间,它模糊了模拟跟现实的界限。

当然狭义的是元宇宙是基于AR、VR、MR技术,整合用户化身、内容生产线、交互动、在线游戏、虚拟货币、支付等。

这个词很新。实际上它的技术是现代信息技术的集成。它涉及到5G、IP网、云计算、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区块链、数字货币、物联网、人机交互等等。

只不过,它对这些技术要求更高。从这个意义上,要等这些技术群满足元宇宙的需要,实际上几年之内还不太可能。

而且元宇宙需要更高的带宽。

举例来讲,微软有个飞行模拟器。它对全球实景进行渲染,里边有全世界两亿棵树,15亿栋建筑,所有的城市街道,以及各种场景如山脉、河流等等。全世界有什么,它就有什么,同时它还能存储各种可能遇到的天气。

那么它大概要多大存储量呢?他要2.5个PB,也就是相当于250万个GB,非常大。不要说终端,不见得每个企业都能存这么多数据。所以它只能存在云端。终端只有很简单的运算能力,基本上要从云端来获得数据,从终端到云端的带宽,至少是5G的上百倍,而且要微秒级的延时,换句话说,5G支持不了,而且,这还是单个流的情况,未来我们希望元宇宙可能是上千个并发流,用户吞吐量可能要到Tbps了,这个非6G不可。

另外,元宇宙的前景还不够清晰,元宇宙主要面向消费的应用,城镇式的文旅、高体验的游戏、感官互动,包括数字创业、虚拟办公空间等。但元宇宙的商业模式,相对于现在的社交媒体VR、AR没有根本的变化。可以看,元宇宙还是个小众市场。

元宇宙会引领未来吗?我的观点是不会,我们下一代互联网主要就是元宇宙,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

下一代互联网的思考——基于5G和IPv6完善网络生态

1.IPv6+或是未来10~20年的主流网络

20年来,国际上一直在探索下一代互联网,提了很多方案,也做了一些试验,但是全新的架构,没有办法能验证它能否支持大网。你不能说我在小网上做个实验,就证明我的新方案行了。

现在国际上也比较现实,目光又回到了IPv6,而IPv6很适合云网边端的协同。所以目前关于未来网络的研究,基本上是在IPv6的基础上开发IPv6+更多的新功能,甚至可以认为IPv6+,可以管到今后的一二十年。

2.5G+IPv6打通了数据从感知到决策的全过程

另外5G在核心网上有很多创新,比如说切片、软件定义网络。另外还有我们基于服务的体系,首先是用户面跟控制面的分离。我们可以把核心网的控制跟核心网的用户面分离,甚至把用户面下沉到靠近用户终端,而网络的能力,可以用积木化的方式来生成。这既可以适应未来的不确定性,也可以开放给我们的第三方应用,甚至接纳网民来提供这些应用的APP。

我们说5G加IPv6,不仅仅是5G跟IPv6这两个技术。实际上5G跟IPv6的融合,本身也是所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融合,打通了数据从感知到决策的全过程,激活了数据作为生产要素的作用。

3.互联网会继续是中国数字经济的主导力量

我们说互联网应该是数字经济的主导力量。

通信技术有三大定律,第一是摩尔定律,每18~24个月芯片性能翻翻,这个增长规律目前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下降。尽管有人说摩尔定律很难持续了,要走到后摩尔时代,但是通过不断创新技术,我们的摩尔定律总体上还能存在。摩尔定律的存在实际上驱动着数字经济的高创新性和高增长性。

第二个定律是梅特卡夫定律。它指出,网络的价值跟它所连接的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实际上,用户越多,网络价值越大,这表现为数字经济的长渗透性。

还有一个定律叫吉尔的定律,他说未来25年,主干网的带宽每6个月增长一倍。这实际上反映了数字经济的边际成本下降显著,也表现为数字经济的广覆盖性。既然带宽便宜了,那我们可以覆盖更宽。中国具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中国的宽带渗透率是最好的。

中国有这么好的网络带宽,我们实际上不需要企业自建一个内网,我们可以利用公众网络,降低企业转型的成本。

而且我们中国因为人口多、用户多,所以具有最大的梅特卡夫效益。

结合我们国家是最广大的市场,所以中国的数字经济的发展,能够以全世界最低的成本获得最好的回报,互联网会继续是中国数字经济的主导力量。

国际上有咨询公司预测,到2030年,5G带来全球增长13万亿美元,人工智能带来GDP增长13万亿美元,工业互联网带来增长14万亿美元。如果保守一点算,把它都算到2035年,把GDP的增长也算成经济的增长,到2035年他们能驱动全球经济增长40万亿美元。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前景。

4. 6G正处于早期愿景研究阶段

每一代移动通信商用都是新一代移动通信研发支持的。目前处于6G的早期愿景研究阶段,全球相关组织正在积极地讨论6G的愿景需求,并进行关键技术的研究。6G将全面支撑全社会的数字化转型。

目前探讨的6G个新技术主要有先进的调制编码新模型、新型高速、新型双钩以及超大规模天线的增强型无线空口技术,以及分布式网络架构、感知网络、确定信息网络、字典网络、新地一体、融合组网、网络卫生安全等新型网络技术。

我们要清醒地看到,6G的技术研究面临需求不清、评估受限、成本高企等挑战,准确预测2030年~2040年移动通信的需求难度不亚于对新技术的探讨。需求不是越高越好,不能只是服务小众市场,没有大众刚需支撑不了6G产业链。6G可以引领产业链的下一步发展。

当前研究6G,跟10年前研究5G标准相比,国际形势更严峻。面对对中国的排斥和封堵,我们还是要坚持维护6G标准的全球化,秉承开放合作理念,以更大的诚意开展6G技术与未来产业的国际合作,加大创新力度,为人类社会贡献无愧于时代的6G标准。


025-8320 9516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