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发展动态

2019-09-30 14:32:42 caoyu 74

图片关键词



 

目  录


总报告

第一章 2018年数字经济发展形势及展望 

一、2018年数字经济发展形势 

二、问题挑战 

三、展望 

第二章 数字经济概述(2016~2019) 

一、数字经济的定义 

二、数字经济成为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三、数字经济全面渗透社会生活各个领域 

第三章 产业数字化转型成为发展重点 

一、农业数字化转型提速,数字化水平日益提升 

二、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成为焦点,有望重塑全球制造业的竞争格局 

三、服务业依然是数字化转型最具活力的领域,继续呈现较强增长态势 

四、新模式新业态在探索中不断涌现 

专题篇

第四章 全球数据治理规则体系研究 

一、 概论 

二、美国利用数据治理规则强化其霸权地位 

三、欧盟在全球数据治理规则上呈现“防守”态势 

四、其他国家也围绕数据治理制定相关规则,但多处于从属地位 

五、全球数据治理规则体系相关动向 

第五章 全球数字贸易发展情况研究 

一、概论 

二、现状 

三、各国发展数字贸易的侧重点 

四、全球贸易规则框架下数字贸易规则发展新动态 

第六章 人工智能和制造业融合发展研究 

一、我国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处于探索阶段,应用程度日趋加深 

二、高投入、缺人才、低数据开发利用水平成为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三大瓶颈 

三、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的内生动力和意愿凸显 

四、把握机遇,加快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 


  

数字经济发展动态


总报告


第一章 2018年数字经济发展形势及展望


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在加速与实体经济融合,带动数字经济的广度和深度不断扩展,新模式、新业态持续涌现。数字经济正在深刻改变经济的发展动力、发展方式,重塑经济发展的基本格局。

一、2018年数字经济发展形势

(一)各国数字经济战略布局有的放矢,聚焦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公共服务数字化变革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更新迭代

1.全球加快数字经济总体战略布局

面对数字经济带来的巨大机遇,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强数字经济战略布局,力求在该领域获取竞争优势。2018年3月,俄罗斯政府拨款约5200万美元用于支持《俄罗斯联邦数字经济计划》,力争在数字经济监管标准、人才培养、科研能力建设、信息安全和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实现长足发展。6月,欧盟委员会发布“欧洲地平线”(Horizon Europe)计划(第九框架计划),提出新一轮研发与创新框架,计划成立欧盟创新理事会(EIC),投入106亿美元实施数字欧洲计划,投入35亿美元完善欧洲设施数字化连接服务以支持数字单一市场的建立。此外,荷兰政府发布《荷兰数字化战略:为数字化未来做好准备》(Dutch Digitalization Strategy:Getting the Netherlands Ready for the Digital Future),旨在帮助企业、消费者和公共部门充分实现社会和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战略包含24个目标,主要聚焦于开发和应用高质量的数字技术、开展数字化技能培训、维护网络安全和数字时代公民的基本权利。12月,澳大利亚工业、科学和技术部(DIIS)发布《澳大利亚科技未来》(Australia’s Tech Future),提出建立一个强大、安全、包容的数字经济体系,培养全民数字技能,并对数字经济包容增长、政府数字化转型、信息基础设施和网络安全等多个领域提出相关举措。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建设和发展,2018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出台多项政策支持数字经济发展,《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等政策文件,明确了数字中国建设路线图,确立了数字中国建设的目标、重点任务和重大布局,形成了数字中国建设的总纲。共有超过34%的省份出台了数字经济文件,约有25%的省份拟制定或出台相关法律或者政策文件,数字经济发展顶层框架和实现路径逐渐清晰,发展环境持续优化。

2.各国积极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当前新兴技术更新迭代迅速,数字技术与制造业的融合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力。美国国际战略研究所(CSIS)2018年3月发布的《美国机器智能国家战略报告》(A National Machine Intelligence Strategy for the United States)预计,到2021年机器智能软件、硬件和服务在全球经济中的价值将接近580亿美元。10月,美国发布了《先进制造业美国领导力战略》(Strategy for American Leadership in Advanced Manufacturing),提出利用工业机器人、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来推动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加强本国制造业供应链的实力,巩固美国在数字经济发展高地的领导地位。《日本制造业白皮书》明确指出以互联工业为制造业发展的战略目标,强调“通过连接人、设备、系统、技术等创造新的附加值”。英国设立了7个先进制造研究中心,力求在数字化、精确医药、未来城市、新能源汽车等领域把握科技制高点,同时政府进一步支持“创新英国”(Innovate UK)项目,计划于2020~2021年额外投入61亿美元用于先进制造业研发,推进关键数字技术在制造业领域的应用与发展。我国同样高度重视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2018年是我国工业互联网全面实施之年。从年初政府工作报告到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决策部署不断升级。2月,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下设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将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战略部署再加码。6~8月,工业和信息化部连续发布《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年)》,工业互联网政策密集发布,支持力度空前。

3.政府数字化转型成为重要方向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均积极推动政府改革,将数字化转型作为政府发展的重要战略方向。2018年3月,美国发布的《总统管理议程》(President’s Management Agenda)强调,现代信息技术将成为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支柱,并提出对各联邦机构进行IT现代化改造,对政府官员进行数字化技能培训等。6月,美国白宫公布《面向21世纪的政府解决方案:改革计划与重组建议》(Delivering Government Solutions in the 21st Century),再次重申必须使用数字技术建立一个现代高效的政府。11月,澳大利亚数字化转型管理局发布了《数字化转型战略》(Digital Transformation Strategy),详细阐述政府围绕数字或IT的计划,旨在2025年实现电子政务全民可及。英国进一步推进《英国政府转型战略(2017~2020年)》(Government Transformation Strategy 2017-2020),继续提升国家电子政务水平,加强数字政府平台建设,着力打造政府在线身份认证、在线支付和在线通知三大平台,并预计2020年实现2500万英国公民拥有在线身份识别。此外,我国也高度重视政府数字化转型,国务院通过下发《进一步深化“互联网+政务服务”推进政务服务“一网、一门、一次”改革实施方案》《关于加快推进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建设的指导意见》,就深入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加快建设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全面推进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做出部署。

4.人工智能已成为全球关注焦点

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都将发展人工智能作为核心战略之一。2018年4月,英国发布《产业战略:人工智能领域行动》(Industrial Strategy: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ector Deal),支持人工智能创新以提升生产力,并宣布对人工智能行业进行10亿英镑的联合投资,以确保英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国际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5月,美国组建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支持建设国家人工智能研发生态系统(National AI R&D Ecosystem),加大联邦政府在人工智能发展与应用方面的支持力度。7月,德国联邦政府内阁通过了《联邦政府人工智能战略要点》(The Strategy Paper about its Goals 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旨在进一步扩大人工智能基础研发和拓展应用领域。12月,欧盟委员会任命的人工智能高级专家小组(AI HLEG)发布了人工智能开发和使用的道德草案《可信赖人工智能的道德准则草案》(Draft Ethics Guidelines for Trustworthy AI),提出了可信赖人工智能应具备两大要素,一是掌握强健且可靠的技术;二是尊重基本权利、规章制度与核心价值观,以确保道德底线。围绕这两大要素,草案制定了“可信赖人工智能”的框架,为人工智能系统提供了具体实施和操作层面上的指导。人工智能也是我国重点发展领域之一,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深刻认识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的重大意义,加强领导、做好规划、明确任务、夯实基础,促进其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推动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发展。

(二)数字基础设施扩域增量,5G、物联网、IPv6建设竞争加速

1.各国固定宽带覆盖率稳步提升

欧盟审计院发布报告显示,欧盟宽带覆盖率整体有所改善,几乎所有成员国都实现了宽带覆盖,但是农村地区覆盖率较低,28个成员国中有14个国家的农村地区宽带覆盖率低于50%。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我国固定宽带家庭用户数累计达到40528万户,与2017年末相比净增5674万户。在宽带网速方面,根据M-Lab发布的全球宽带网速排名,新加坡是全球网速最快的国家,平均网速为60.39Mbps,美国在榜单中排名第40,欧洲国家网速普遍较快,在前20名中占据15席,在亚洲国家中,日本排名第一,平均网速为28.94Mbps,中国宽带网速排名较为靠后,排在第141位(见表1)。在网络资费方面,欧洲大部分国家的上网成本在35~40美元/月,美国网络资费分为不同的价位,50Mbps的宽带服务价格为39.99美元/月,100Mbps的宽带服务价格为64.99美元/月。中国网络资费价格处于全球较高水平,上网成本为32.4美元/月,排名第40。我国政府和电信运营商在网络提速降费方面继续努力,三大运营商持续积极落实提速降费工作。

表1 2017年6月至2018年5月全球宽带网速排名

排名

国家

平均网速(Mbps)

下载5G电影平均用时

1

新加坡

60.39

00:11:18

2

瑞典

46.00

00:14:50

3

丹麦

43.99

00:15:31

4

挪威

40.12

00:17:01

5

罗马尼亚

38.60

00:17:41

6

比利时

36.71

00:18:36

7

荷兰

35.95

00:18:59

8

卢森堡

35.14

00:19:26

9

匈牙利

34.01

00:20:04

10

泽西岛

30.90

00:22:06

141

中国

2.38

04:47:07

资料来源:M-Lab。

2.移动宽带覆盖率、速率均持续增长

《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8》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全球移动用户数达到78.4亿户,4G用户渗透率达到38%。韩国移动网络覆盖率位居第一,其次是日本、以色列、澳大利亚等国家。覆盖率最差的地区集中在印度、伊拉克、乌克兰等移动通信产业不太发达的地区。在4G网络速度方面,OpenSignal发布的最新使用情况统计报告显示,韩国是目前移动网络速度最快的国家,达到41Mbps;而第二名新加坡的移动网络速度为31Mbps;第三名为匈牙利,速度为26Mbps。近10年间,我国实现了4G的跨越式发展,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4G网络,4G已经进入成熟期。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移动互联网用户数累计达到138608万户,相比2017年末增加了11454万户。根据宽带发展联盟的报告,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移动宽带4G网络平均下载速度是21.46 Mbps,与2017年同期相比提升了39.3%。

3.世界各国加紧5G建设

美国最大通信运营商AT&T于2018年12月推出全球首个5G移动网络,12个城市首批实现5G网络商用服务,全美2亿人的5G网络服务将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日本主要移动通信运营商NTT DoCoMo、Softbank以及KDDI表示将从2019年起部分提供5G服务,从2020年起提供面向一般用户的5G服务。英国的5G建设起步较晚,2017年英国政府才将5G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英国移动网络运营商EE正在部署5G,计划2019年在16个城市开通5G站点。韩国SK Telecom、LG U+和KT公司计划2019年第一季度在3.5GHz和28GHz频段上推出5G商用服务。中国5G商用技术水平已达到世界前列,中国支持5G通信的基站数是美国的10倍,并且中国增载5G的费用也比美国便宜约35%。美国在5G的建设竞赛中正被中国超过,中国的5G建设开始在全球产生影响力。

4.物联网发展稳步推进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IC)发表的《2025年对美国利益潜在影响的关键技术》(Disruptive Civil Technologies:Six Technologies with Potential Impacts on US Interests out to 2025),将物联网列为六种关键技术之一。欧盟的物联网战略也不甘落后,欧盟是世界范围内第一个系统提出物联网发展和管理计划的机构,《欧盟物联网行动计划》(Internet of Things—An Action Plan for Europe)的颁布确保欧洲在构建物联网的过程中起主导作用。日本的物联网发展欲与欧美国家一争高下,在“i-Japan”战略中,强化了物联网在交通、医疗、教育和环境监测等领域的应用。我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进移动物联网(NB-IoT)建设发展通知》指出,计划到2020年,物联网实现全国普遍覆盖,基站规模达到150万个。中国三大运营商也在积极发展物联网建设,中国移动已实现348个城市NB-IoT连续覆盖和全面商用;中国电信率先建成了全球最大的NB-IoT网络,实现城乡全覆盖,NB-IoT基站40余万个;中国联通在2018年5月也宣布实现物联网全国覆盖,并已完成30万个NB-IoT基站升级工作。此外,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公司也正在加速物联网布局,我国物联网建设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

图片关键词 

图1 2018年5G标准技术贡献排名

5.我国IPv6普及稳步推进

IPv6是互联网发展不可逾越的阶段,对比国际先进国家,我国的IPv6终端占比相对落后。截至2018年10月,全球IPv6用户率排名前十的国家分别为比利时、印度、美国、德国、希腊、瑞士、乌拉圭、卢森堡、英国、日本。美国IPv6用户达到1.22亿户,用户比例超过42%,其中Verizon Wireless和T-Mobile USA公司的IPv6用户数均超过70%,AT&T公司的IPv6用户数超过50%。Facebook、Google、Twitter、YouTube、Linkin等主流的商业网站全面支持IPv6。中国的IPv6业务发展普及任重而道远,根据2018年11月国家下一代互联网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发布的《支撑中国IPv6规模部署——中国IPv6业务端到端贯通用户体验监测报告》,我国移动宽带IPv6普及率为6.16%,IPv6覆盖用户数7017万户,IPv6活跃用户数718万户;固定宽带IPv6普及率为0.65%,IPv6覆盖用户数240万户,IPv6活跃用户数233万户。我国持续推动IPv6的规模部署,规范IPv6地址分配与追溯机制,提升IPv6安全保障能力,推动IPv6的全面应用。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截至2018年12月,我国IPv6地址数量为41079块/32,较2017年底增长75.3%,IPv6保有量稳步提升,应用前景广阔。

(三)数字产业发展势头强劲,机器人、5G技术产业急速扩张

1.云计算产业发展强劲

根据Gartner报告,2017年全球云服务市场规模达2602亿美元,同比增长18.5%,2018年公共云服务市场将继续呈现高速发展态势。其中,云应用服务(SaaS)实现年增长21.6%,达到586亿美元;云管理和安全服务的增长率达到22.5%,云应用基础架构服务(PaaS)也表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达到26.7%的增长率。这种强劲的发展势头反映了传统IT服务正在向云端服务转变,企业越来越倾向于追求数字化商业战略。市场研究公司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亚马逊云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微软和谷歌分别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阿里巴巴排第四位。亚马逊、微软和谷歌在公共云市场中的主导地位更为明显,仅亚马逊就占据了全球40%的市场份额,其连同微软和谷歌占据的市场总额近65%。目前,我国占亚太地区市场总量的1/3以上,尽管如此,亚马逊在亚太地区的市场份额仍然居首位,阿里云其次(见表2)。

表2 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公有云区域市场排名

排名

全球

北美地区

欧洲和中东非地区

亚太地区

拉丁美洲

1

亚马逊云

亚马逊云

亚马逊云

亚马逊云

亚马逊云

2

微软

微软

微软

阿里巴巴

微软

3

谷歌

谷歌

谷歌

微软

谷歌

4

阿里巴巴

Salesforce

IBM

谷歌

Salesforce

5

IBM

IBM

Salesforce

腾讯

IBM

资料来源:Synergy Research Group。

 

2.多国积极发展大数据产业

大数据发展浪潮席卷全球,目前全球数据量的增长速率维持在40%左右,预计到2020年全球的数据总量将达到40ZB。市场规模方面,Statista估计,2018年全球大数据市场规模将达到420亿美元,至2027年全球大数据市场规模将持续增长(见图2)。全球各经济社会系统采集、处理、积累的数据增长迅猛,大数据产业市场规模逐步扩大,各国积极布局。美国希望利用大数据技术实现科研教学、环境保护、工程技术、国土安全、生物医药等多领域突破。其中,具体研发计划涉及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国家卫生研究院、国防部、能源部、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地质勘探局等6个联邦部门和机构。欧盟目前在大数据方面的活动主要涉及研究数据经济、资助大数据和开放数据领域的研究和创新活动、实施开放数据政策、促进公共资助科研实验成果和数据的使用及再利用等四个方面。日本方面,据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预测,2020年日本大数据市场规模有望超过920亿美元。多家机构综合预测,估计2018年我国大数据市场规模达到280亿元,未来五年(2018~2022年)年均增长率约为27.3%。

图片关键词 

图2 2015~2027年基于收入的全球大数据市场规模及预测

3.工业机器人成为电子信息制造业发展新趋势

Technavio Research数据显示,预计2018~2022年,全球电子制造服务市场的复合年均增长率将接近4%。预计到2022年,全球电子产品制造服务市场将超过5560亿美元。机器人和工业自动化减少了对人工的依赖,其凭借高生产率、高灵活性、高精度和高质量等特点,将成为未来几年电子制造服务(EMS)的一个新兴趋势,随着工业机器人技术的逐渐成熟,应用场景不断拓展,全球工业机器人的需求将持续增加。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预计,未来三年内全球工业机器人年销量将保持近15%的增长率,2018年全球工业机器人总销量将达到40万台,到2020年将超过50万台。波士顿咨询集团(BCG)报告显示,预计到2025年全球将有120万台工业机器人投入使用。亚洲依然是全球扩张速度最快的工业机器人市场,预计在2020年将突破35万台。国际机器人联合会数据显示,到2019年,全球工厂将安装140多万台新型工业机器人。欧洲、美洲工业机器人市场的增长较为平稳,增速保持在10%左右。预计到2020年,欧洲工业机器人销量将达到8.3万台,美洲将达到7.3万台,我国工业机器人保有量将达到60万台。目前,欧、美、日凭借既有技术优势占据市场绝大份额,瑞士ABB、德国库卡、日本发那科以及安川电机被并称为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占据全球工业机器人本体超过50%的市场份额。

4.各国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强势发展

全球软件和信息服务业连续三年保持6%左右的高速增长势头,我国的增长速度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为14.2%。美国在核心技术、标准体系、知识产权以及产品市场方面均具有显著优势,其软件产品占全球市场份额超过60%。欧洲掌握工业软件核心技术,2018年11月,全球最大的企业管理软件供应商德国SAP公司,宣布以8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软件供应商Qualtrics,以助其推动云业务增长。亚洲方面,IDC研究表明,日本强劲的市场增长预计在2017年后继续保持。韩国数据产业发展迅速,2017年市场规模约4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9亿美元。但就数据分析技术而言,韩国由于技术基础薄弱,可能会继续从海外进口技术和服务。

5.5G技术为电信行业注入新动力

2018年全球电信行业保持了上年的增长势头。第五代无线网络(5G)技术已进入商用部署关键阶段,为通信行业注入新动力,新移动时代即将开始,5G技术将对整个移动生态系统以及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巨大影响。IHS Markit估计,到2035年,5G在全球创造的潜在销售活动将达12.3万亿美元,并将跨越多个产业部门,约占2035年全球实际总产出的4.6%。就美国而言,德勤估计,5G技术将给美国GDP带来超过1500亿美元的增长,提供就业机会超过37万个。目前,美国、中国、日本、德国、韩国、英国和法国等7个国家处于5G发展的前沿。其中,美国和中国有望主导5G研发与资本性支出,IHS Markit预计,两国将分别投入1.2万亿美元和1.1万亿美元。美国的投入约占全球5G投入的28%,中国约占24%。

(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成为竞争焦点,工业互联网平台催生工业数字经济萌芽

1.2018年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领跑全行业

全球正处在从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转型过渡的大变革时代,随着技术创新、客户需求以及外部环境因素的加速变化,数字化技术和实体经济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带来整个经济环境和经济活动的根本变化。各行各业都在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以工业4.0、工业互联网等理念驱动的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成为全球竞争焦点。IDC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支出领跑全行业,高达3330亿美元。在这场数字化转型浪潮中,亚太地区成为引领者。在普华永道思略特2018年全球数字化运营调研的受访企业中,19%的受访亚洲制造企业已经成为数字化冠军,而美洲仅有11%,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该数字跌至5%。亚洲地区涌现出一批热衷数字化技术的年轻管理人员,加之薪酬与生产成本的飙升迫使亚洲企业将主要运营流程数字化以保持竞争力,因此,亚洲企业快速推出数字化产品和服务,速度远超全球其他地区的同行。

2.物联网技术成为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重中之重

智能制造是由许多技术的出现和成熟所驱动的,包括高性能计算(HPC)驱动的计算机辅助设计(CAD)和工程(CAE)软件、云计算、物联网、高级传感器技术、3D打印、工业机器人、数据分析、机器学习,以及更好地实现机器与机器(M2M)联通的无线连接。这当中,最重要的是将传感器和软件连接到物联网。在工厂环境下,物联网指的是在生产设备中使用传感器(如机器人、压模、制动器、3D打印机、数控机器等),以及它们制造的产品(如喷气发动机、燃气轮机、放射设备、车辆等),以实现关于设备或产品运行状态和情况的实时信息流。美国信息技术创新基金会(ITIF)预测,物联网的应用预计在2025年将在全球范围内产生1.2万亿~3.7万亿美元的价值,有助于生产率提高25%以上。比如,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在纽约斯克内克塔迪(Schenectady)建造了价值1.7亿美元的制造工厂,为手机信号塔和发电厂等设备制造了大量电池。在这个超过18万平方英尺的制造空间内,遍布着超过1万个联网的传感器,用于实时采集温度、湿度、气压和机器操作数据。这确保了GE能够监控生产过程,必要时进行实时调整,提高生产效率,节约成本。

3.工业互联网平台赋能数字化转型日益成为共识

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基于云计算的开放式、可扩展的工业操作系统。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发展的基础,概念一经提出,立即在全球引发了极大关注,再次掀起了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的探索与实践热潮。目前,业界已基本形成“智能终端(边缘)+云架构平台+工业APP”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技术架构。不同类型的企业所擅长的领域也有所不同,以航天科工、中船工业、三一重工、海尔、美的、富士康等为代表的制造行业龙头企业孵化出工业互联网平台,形成了面向第三方提供平台服务能力;以华为、徐工信息、宝信、石化盈科、浙江中控、华龙讯达、浪潮等为代表的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正在基于长期服务行业的经验,积极向平台解决方案服务商转型;以东方国信、用友、金蝶、索为等为代表的软件企业,基于平台架构加速软件云化发展,强化工业机理模型的开发部署;以用友、金蝶、浪潮、元工、索为等为代表的企业已基本形成云架构的CAX、PDM、MES、ERP产品,实现软件运行从单独占用软硬件资源、独立运维,向共享使用资源池、统一运维模式转变;以优也、寄云、天泽智云、昆仑等为代表的一批初创企业,重点围绕解决特定工业行业或领域业务痛点,提供平台解决方案服务。比如,天泽智云的智能维护技术已经应用在风力发电、钢铁、轨道交通、装备制造、数控机加工、工业机器人等多个行业。

(五)基于平台的新模式、新业态引领创新驱动,带来生活全新体验

1.中国引领全球网络零售发展

《2017年世界电子商务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网络零售总额为2.3万亿美元,约占全球零售总额的9.2%,同比增长24.8%,2018年估计将为2.8万亿美元左右,同比增长23.3%,占比进一步提升到10.5%,全球网络零售总额及其占比有望持续提升。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更是引人注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中国网络零售额已经超过9万亿元,同比增长23.9%,比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高出15个百分点,其中,实物商品网络零售额超过7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8.4%。中国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电子商务服务和供应链体系,网络购物已经成为公众日常购物的主要渠道之一。随着产业不断成熟并进入平稳发展阶段,国内各大电子商务平台都在积极发力新技术,希望通过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技术,进一步推动电子商务实现高质量发展。例如,京东通过打造智能供应链体系,使其物流成本降低70%,效率提高2倍以上。如果将这些能力释放到社会领域,将给中国的整个供应链体系带来巨大的提升,可以有效反哺制造业转型升级,推动制造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产业能级。

2.在线教育平台引领教育新风潮

全球慕课自2008年发展至今取得了长足进步。美国、中国、印度、墨西哥、泰国、意大利等许多国家都推出了专门的慕课平台。截至2018年底,全球已有900多所大学推出了至少一个慕课。根据美国慕课导航网站Class Central数据,2018年全球慕课用户成员数量达1.01亿户,累计课程总量达到1.4万户。此外,与科技大公司的合作更成为慕课平台发展的一大亮点。2018年,Coursera与谷歌合作,开设一系列谷歌工程师培训课程。

3.在线旅游市场发展迅速

日渐成熟的全球在线旅行社(OTA)正在改变旅游行业。在线旅游软件提供的良好体验和低价优惠使消费者越来越热衷于在线预订。根据eMarketer数据,2018年全球数字旅游销售额将达到6944.1亿美元,同比增长10.4%。分地区看,中国地区从线下到线上预订的转变最为明显。2018年,中国数字旅游销售额将达到1339亿美元,同比增长20.5%。印度是另一个主要市场,2018年印度数字旅游销售额增长至237.1亿美元,同比增长20%。

4.付费订阅服务市场大幅增长

内容付费是继广告、电商之后数字经济领域重要的增长点。eMarketer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近7.65亿人每月收看视频订阅服务(OTT),占全球总人口的10.2%,占全球网络视频用户的32.1%,全球OTT市场增长24%。从国家来看,美国视频订阅平台以广告模式为主,如主打用户分享视频的YouTube和只向用户开放的Netflix。其中,Netflix用户占全球OTT视频服务市场的44%,Netflix美国用户占其受众群的44.4%。英国媒体监督机构Ofcom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英国三大流媒体公司Netflix、NOW TV(Sky)和亚马逊Prime订阅量共达到1540万,超过付费电视的订阅量。而在我国,抖音、快手等短视频成为2018年增长最快的产品。《2018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全年我国短视频行业市场规模超过118亿元,同比增长106%。

(六)从电子政务到数字政府,数字化转型推动政府更智慧更高效

1.电子政务朝着更高水平迈进

2018年联合国、日本早稻田大学及欧盟均发布了电子政务调查报告,以国家为单位对全球或是区域范围内电子政务发展情况进行了评价。2018年7月,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发布了《2018联合国电子政务调查报告》,报告对所有193个成员国的电子政务发展情况进行调查评估,成为各国发展电子政务的一个重要基准。报告显示,40个国家得到了“非常高”的分数,即电子政务发展指数(EGDI)值为0.75~1.00,相比之下,2003年只有10个国家,2016年有29个国家,2014年以来,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都提供了某种形式的在线服务。得益于在线服务、电信基础设施等指数的不断提高,全球EGDI均值从2014年的0.47升至2018年的0.55。这表明从全球范围看电子政务呈现持续朝着更高水平发展的积极态势。报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中国电子政务发展取得了显著进展,EGDI世界排名从第78位上升了13位,位列第65,但尚未达到第57位的历史最好水平(见图3)。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线服务指数自2003年以来不断提高,实现了从0.3低水平到0.8较高水平的突破。

2018年10月,日本早稻田大学数字政府研究所与国际CIO学会联合发布《第14届(2018)国际数字政府排名评价报告》。报告对65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字政府建设情况进行评估。根据排名数据,中国位列第32,相较于2017年第44名上升12个名次。2018年11月,欧盟委员会发布第15份电子政务基准报告。报告对28个欧盟成员国,及冰岛、挪威、土耳其等6个非欧盟成员国的电子政务水平进行了分析评价。报告显示,欧盟数字公共服务以用户为中心,移动友好性不断提升。以用户为中心是欧洲最成熟的顶级基准指标,总体平均值为82%,透明度指标达到59%,跨境移动性达到54%,关键促成因素得分为54%。

图片关键词 

图3 2003~2018年我国EGDI排名变化情况

2.数字技术应用推动政府智慧化水平明显提升

云计算是实现政府集约化、提高效率的重要技术工具。2018年9月,美国白宫行政管理与预算办公室(OMB)发布了云智能建议(Cloud Smart Proposal)。这是美国自2010年发布“云优先”战略7年来的首次云计算政策更新,为各机构迁移到安全可靠的云网络提供了路径。英国于2018年4月发布“政务云10”(G-Cloud 10)框架,这是英国政务云框架自2012年首次发布以来的第10版,截至目前,通过G-Cloud框架花费了近30亿英镑,其中48%用于中小企业。中国政务云发展十分迅速。《中国政务云发展白皮书(2018)》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31个省级行政区(不包括港澳台)中有30个省级行政区已经建有或正在建设(完成招标)政务云,占比超九成;在我国334个地级行政区中,有235个地级行政区已经建有或正在建设(完成招标)政务云,占比超七成。可以说,政务云已经成为各地发展电子政务的“标配”。2018年各国政府依然探索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在政府管理和服务中的应用。2018年5月,西弗吉尼亚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允许通过区块链进行互联网投票的州。2018年7月,中国国家税务总局批复授权深圳成为全国首个试点区块链电子发票的城市。深圳市税务局统计,目前全市已有7家开票服务商及1个报销平台与区块链电子发票系统实现了对接。截至2018年12月12日,已上线的32家试点企业共开具区块链电子发票17570张,现已完成注册接入企业涉及餐饮业、停车服务、零售业、互联网服务业、金融业等行业共计209家企业。印度商业和工业部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研究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实现印度经济增长。该工作组于2018年3月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确定了人工智能能够快速融入的10个领域,包括公共事业服务、教育等。

3.开放数据传统领先国家排名不升反降值得关注

美国于2018年3月发布的《总统管理议程》(President’s Management Agenda)强调了为未来创建数据战略和基础设施的重要性,议程提出了保证数据战略长期发展的四个关键组件,还确立了跨机构优先(CAP)目标,将数据作为战略资产,以推动制订和实施联邦数据战略计划的可持续进展。2018年5月,白宫行政管理与预算办公室(OMB)和开放数据企业中心(CODE)共同举办了一次关于利用数据作为战略资产的圆桌会议,开始制定一项战略,以改善联邦数据的方式,改善政府服务的供给,为政府政策提供信息,在美国经济中创造价值和就业机会,并使政府更有效、更高效。同样,欧盟早在2018年1月就召开了在公共部门信息再利用指令(PSI)下公共部门信息再利用的高级别圆桌讨论会。但是2018年9月万维网基金会发布的《开放数据晴雨表》2018年报告显示,英国作为多年来全球开放数据“领头羊”,其总分略有下降。美国是这个领导小组中唯一得分绝对下降的政府,它的得分已经下降了11分,不再被认为是一个开放数据领先国家(见表3)。美国在公开数据中投入的资源越来越少,政府在几乎所有指标上的表现都出现了倒退。

表3 开放数据宪章采纳者和G20部分成员开放数据晴雨表

排名

国家

总分数
(满分100)

分数增加值
(与第一次相比)

准备就绪度
(满分100)

实施
(满分100)

影响
(满分100)

是否为G20成员

是否为开放数据宪章采纳者

1

加拿大

76

18

86

87

55

2

英国

76

-4

83

89

57

3

澳大利亚

75

17

79

84

62

4

法国

72

17

84

77

55

5

韩国

72

25

82

67

67

6

墨西哥

69

33

79

67

62

7

日本

68

24

78

68

58

8

新西兰

68

5

79

72

52

9

美国

64

-11

79

76

37

10

德国

58

2

76

72

27

资料来源:万维网基金会《开放数据晴雨表》报告。

4.智慧城市建设依然保持较强增长态势

2018年2月,德勤发布的《超级智能城市:更高质量的幸福社会》显示,目前全球已启动或在建的智慧城市有1000多个,中国以500个城市位居第一,无论是特大型的一线城市,还是中小城市,皆有智慧城市项目落地。中国智慧城市的数量远超排名第二的欧洲(90个)。另据IDC在2018年3月发布的《全球半年度智慧城市支出指南》,随着全球市场对智慧城市的关注和投资不断增加,2018年全球智慧城市技术相关投资将达到800亿美元,中国预计达到208亿美元,相较2017年的173亿美元增长20.2%,仅次于美国(230亿美元),位列第二。2018年6月,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智慧城市报告《智慧城市:数字技术打造宜居家园》,对近60个智慧城市应用如何在不同类型的城市场景下发挥作用进行了分析,提供了目前最完善的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指南。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还同时考察了全球50个城市建设智慧城市的步伐及现状,并提出目前即便是全球最领先的智慧城市,也仅仅是实现了2/3的潜力,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5.中国智慧城市建设持续推进

在标准研制方面,目前中国已发布12项智慧城市领域国家标准。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智慧城市建设发展前景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在智慧城市PPP模式建设数量及投资方面,截至2018年4月,全国智慧城市PPP项目达到107个,投资总额844.15亿元。107个项目中智慧城市综合项目的数量最多,为59个(占55.1%),数据中心项目10个(占9.3%),智慧交通项目和智慧安防项目都是7个(占6.5%),其他领域还包括智慧市政、智慧农业、智慧环保、智慧园区、智慧能源等。从投资总额来看,智慧城市综合项目的投资总额最多,为565.38亿元(占67.0%),数据中心项目81.99亿元(占9.7%),智慧市政项目58.42亿元(占6.9%),其他领域项目占比均在4%以下。从单个项目平均投资额来看,智慧城市综合项目平均投资额达到9.6亿元。

(七)数字经济治理体系仍在探索阶段,围绕数据的规则制定取得新进展

1.大数据时代个人数据保护的规则日益严格

2018年的Facebook信息泄露案为隐私保护敲响了警钟。截至2018年底,全球已有107个国家制定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的立法。其中,欧盟2018年5月出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数据保护立法,从个人数据处理的基本原则、数据主体的权利、数据控制者和处理者的义务、个人数据跨境转移等方面,建立了完备的个人数据保护制度。英国、日本等国也都积极完善自身的隐私保护规则以通过GDPR的“充足保护”认定,优先进入欧盟市场。在美国,2018年6月最高法院对Timothy Carpenter对阵美国政府的案件判决也对隐私保护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通过的《消费者隐私保护法案》更是规定了共享的个人数据也应受到法律保护。此外,新加坡、澳大利亚、越南、印度、巴西、加拿大等国也都在2018年推进了隐私保护相关立法。

2.各方利用数据流动的治理规则对数据资源展开激烈争夺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经成为关键的生产要素,推动数据的传播和共享成为提高生产力的重要手段。2018年,美国极力推行的亚太经合组织《跨境隐私保护规则》(CBPR)得到了新加坡、澳大利亚、中国台湾的加盟,加盟经济体由5个上升到8个。CBPR的特点是隐私保护的标准较低,框架内数据跨境流动的限制较宽,方便跨国科技企业获取和使用他国数据。其中,美国企业有望获得最大的利益。在欧洲,除了通过GDPR对跨境数据调取进行限制之外,欧盟还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法规推动欧盟境内的数据流动,例如,2018年4月发布的《建立一个共同的欧盟数据空间》,围绕公共部门数据开放共享、科研数据保存和获取、私营部门数据分享等事项提出了建立欧盟共同数据空间的多项举措。10月又发布了《非个人数据在欧盟境内自由流动框架条例》,推动建立单一的欧洲数字市场,减轻企业的负担,促进欧盟境内非个人数据的自由流动。法国的国家人工智能政策也呼吁立法授权第三方获取公共和私营部门的非敏感数据。

3.部分国家扩大了政府获取数据的权力并通过“长臂管辖”将执法权延伸至境外

2018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了《澄清境外数据合法使用法案》(CLOUD Act),设计了执法机构跨境访问、获取、调用数据的规则机制,让美国政府能够合法地从全球各地调取数据,同时还规定了将数据发送到境外的条件和过程。CLOUD Act采用“实际控制标准”代替“数据存储地标准”,只要数据到了美国企业、外国企业在美分支机构等与美国相关的数据控制者手中,美国政府部门就能够通过法律程序直接调取存储在境外的数据,达到“国内国外一盘棋考虑”。12月,澳大利亚众议院通过了《反加密法案》,授权澳大利亚警方可强制任何在该国运营的公司无条件协助政府获取其加密信息,且不得对外透露政府索取信息的命令。这赋予了澳大利亚执法机关强制获取外国公司在澳数据的权力,且极有可能得到北美和西欧国家政府的效仿。欧盟也对数据控制权提出了一定要求,允许执法机构向在欧洲运营的企业直接调取其存储在欧盟境外的数据的欧盟版“CLOUD法案”(《电子证据跨境调取的议案》)正在审议中,预计2019年将获得通过。

表4 2018年主要国家和地区数据治理相关规则

时间

国家或地区

政策法规

2018年2月

新加坡

《网络安全法案》

2018年2月

澳大利亚

《数据泄露通知计划》

2018年3月

中国

《科学数据管理办法》

2018年3月

美国

《澄清境外数据合法使用法案》(CLOUD Act)

2018年4月

欧盟

《建立一个共同的欧盟数据空间》

2018年5月

欧盟

《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2018年6月

越南

《网络安全法》

2018年6月

美国加州

《消费者隐私保护法案》

2018年7月

澳大利亚

修订1988年《联邦隐私法》

2018年7月

印度

《2018年个人数据保护法草案》

2018年8月

巴西

《通用数据保护法》

2018年8月

中国

《电子商务法》

2018年10月

欧盟

《非个人数据在欧盟境内自由流动框架条例》

2018年11月

加拿大

《个人信息保护和电子文件法案》

2018年12月

澳大利亚

《反加密法案》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二、问题挑战

(一)数字鸿沟依然存在

从社会发展史看,人类经历了农业革命、工业革命,正在经历信息革命。信息通信技术的普惠性、可及性、便捷性为贫困人口摆脱贫困提供了机遇,但目前全球仍有40亿人未接入互联网,“数字鸿沟”日益成为导致贫困地区、贫困群众在信息时代掉队的关键因素。国际电信联盟预计,发达国家的互联网普及率高达81%,而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普及率仅从2016年底的39%上升到2017年底的41.3%,特别是一些最不发达国家的互联网普及率只有17.5%。另外,由于大企业(相对于中小微企业)本身内部业务流程较为复杂,更有可能利用先进的信息通信技术应用(如ERP软件、云计算和大数据)等;而中小微企业缺乏采用的技能并且面临更大的经济压力则较少采用,因而数字经济技术的运用仍存在很高的使用壁垒。

(二)数字素养亟待提升

近年来,全球数字技术的使用率在飞速攀升,对使用技能提出了更高要求。据OECD统计,2016年,95%的OECD国家公司均有宽带连接,73%的人每天使用互联网,并有超过一半的人在线购物,不过,仍有超过一半的55~65岁的居民缺乏ICT核心技能和电脑经验。特别是对于复杂度较低的蓝领工作和可以被机器替换的简单重复劳动岗位,掌握更高的技能对于适应不断变化的工作越来越重要。无独有偶,2017年,BBC的调研报告对未来365项具体职业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前景进行了展望,那些第一、第二产业的工作,被机器人取代的概率在60%~80%。[1]

(三)数字经济税收变革还在讨论中

数字企业作为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主体,由于其业务的虚拟性,总是会造成税收的漏洞。不同于传统公司,其利润是在创造价值时征税,但是数字企业是以电子方式进行大部分交易,这使捕捉创造价值的地方、价值是什么以及如何衡量价值成为一件难事。2018年3月16日,OECD发布了由其数字经济工作组(TFDE)撰写的《数字化带来的税收挑战中期报告》(Interim Report on the Tax Challenges Arising from Digitalization),报告发现,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或准备开始采用单边措施以对数字化企业征税。欧盟在2018年针对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正在计划通过合并企业税基(Common Consolidated Corporate Tax Base)等政策,在所有欧盟成员国之间统一有关数字经济的规则。欧盟并不是唯一考虑数字经济税收政策改革的地区。世界上许多国家以及经合组织等主要国际机构都参加了数字经济征税的讨论,但欧盟最终可能会向世界展示如何最好地对数字经济征税。

(四)数据治理体系正在加速构建

构建全球数据治理体系是数字经济时代国际规则发展的必然趋势。目前,各国纷纷布局数据治理规则保护本国数据,抢占新一轮国际竞争先机。美国的《澄清境外数据合法使用法案》(简称CLOUD法案)以霸权主义的姿态强行获取别国数据,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树立严格的数据使用壁垒,英国、日本等国也相继出台政策法规进行数据治理。围绕政府、企业、个人三个主体的数据治理体系正在加速构建,以国家数据主权为基础的数据本地化存储、跨境数据流动、跨境执法和管辖、个人隐私保护等规则成为各国数据治理规则关注焦点和主要分歧点。未来,数据治理规则必然成为国际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各国将广泛参与全球数据治理的国际规则制定,维护本国数据利益和国家安全。

三、展望

(一)数字溢出效应将继续推动全球经济增长

华为公司的数据显示,过去30年中,数字投资每增1美元,都将撬动GDP增加20美元。而非数字投资的平均投资回报率仅为1∶3。这一结果表明,就每1美元的平均回报率而言,数字技术投资是非数字技术投资的6.7倍。未来十年,颠覆性技术将决定数字经济的发展速度,这些颠覆性技术将推动数据密集型解决方案在各个行业的广泛应用,并大大增加数字溢出效应发挥作用的渠道,全球经济与数字技术间的关系将发生重大变化。在合适的条件下,数字经济将实现繁荣发展,数字溢出可能会通过新的渠道扩大技术对生产力的影响,从而大力推动GDP增长。未来十年加快数字化发展将带来巨大且意义深远的回报,在高度数字化场景中,如果政府能创造合适的条件,能使企业充分利用技术进步,根据华为和牛津经济研究院的预测,2025年全球GDP或将增加1.7万亿美元,大多数经济体的GDP将在2025年增加1%~3%,发展中经济体的GDP会在基准之上再增加2.2%,发达经济体的GDP将增长1.6%,到2025年,全球数字经济可增至全球GDP的24.3%。

(二)5G、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融合发展

从互联网诞生到普及,再升级到“互联网+”,各行各业的生产运作方式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信息和数据正在成为类似于水、电等人们生活必需的资源,而5G、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型基础设施为用户提供了便捷、优质、低成本地使用这些数据资源的条件。由于信息技术不断发展,边界不断扩张,基础设施层面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2019年是实现5G商用部署的关键一年,各国已明确5G的商用进程,第二阶段的5G安全标准预计2019年12月完成,全球大多数国家的5G全面商用预计在2020年实现。人工智能将于2019年开始大规模普及,大型科技企业在技术上的进步将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逐渐实现人工智能技术与人类生活交织在一起。未来,万物互联和人机物共融将会成为网络架构的基本形态,各国信息基础设施的规划与部署都面临着扩域增量、共享协作、智能升级的迫切需求。传统基础设施也正在向智能化转型升级,逐步开展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

(三)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

我国已进入工业化中期的后半段,正处于由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转变阶段。从国际经验看,在这个阶段单兵突进地发展工业或者服务业都不可取。一些国家和地区因为制造业过度转移而选择了单一的服务业发展道路,动摇了国内实体经济基础,也削弱了其国际竞争力。我们必须吸取这方面的教训,既要继续筑牢制造业基础,也要保持现代服务业良好发展势头,采取适合我国国情、务实的产业发展战略,坚持走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双轮驱动之路。此外,产业融合已成为现代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服务业与制造业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彼此融合与互动发展是大势所趋,其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制造服务化、服务产品化”。

(四)数字经济发展催化国际税收规则的变革

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数字经济时代下商业模式和价值创造模式发生了革新,跨国商品与服务贸易及国际资本流动规模扩大,对国际税收规则的统一提出了诸多挑战,而各国就如何修改国际税收框架尚未达成共识,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采用单边措施以对数字化企业征税,这进一步阻碍了未来构建公平、合理和统一的国际税收关系。2018年3月,OECD发布了《数字化带来的税收挑战——2018年中期报告》,回顾了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EPS)项目在应对双重不征税和激进税收筹划问题方面取得的进展,并提供了一个新的理论框架,用来分析数字化商业模式中的价值创造过程,为国际税收规则的修订奠定了基础。报告指出,尽管目前各国尚未就国际税收框架达成共识,也未就采纳短期流转税措施达成一致,但约有110个国家已同意,在2020年之前在跨国数字企业征税问题上达成国际共识。

(五)数字化时代劳动力市场或将重塑

目前全球普遍担心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产业的迅猛发展会酿成大规模失业潮。国际劳工组织预计,到2020年全球失业人口数量将增加1100万,而技术革新将使这一趋势进一步恶化。麦肯锡全球研究院预测,至2030年,全球将有约3.75亿的劳动人口面临重新就业,各个行业的岗位需求发生变化。埃森哲预计,到2028年,中国仅体力劳动类的工作需求将减少6300万人。而这批需要提升技能的员工将给企业和劳动力市场带来一定压力。为减轻技术变革对传统就业模式造成的冲击,各国政府将不仅仅关注培养劳动者数字化技能的转变,更将致力于制定合理有效的劳动力市场过渡政策,帮助整个市场环境积极应对技术浪潮带来的挑战。例如,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发布了《如何改革技术变革时代的职工培训和调试政策》,旨在帮助美国建立更加灵活和高质量的再就业体系,并对就业数量、就业关系、收入不平等、工作质量、就业期限以及工人过渡等问题提出了政策建议。


第二章 数字经济概述(2016~2019)

当前,以信息网络技术加速创新与渗透融合为突出特征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数字经济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也成为全球广泛关注的重要议题。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G20杭州峰会提出了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的倡议,得到与会各国政府首脑和代表的热烈响应。G20杭州峰会通过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成为第一个具有全球意义的数字经济合作倡议,对世界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2017年德国汉堡峰会、2018年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均将数字经济作为一项重要议题,达沃斯论坛、APEC等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也都将数字经济发展作为关键议题。可以说,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共识。

一、数字经济的定义

数字经济对全球商业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促进了新国际公司和新行业的诞生,改变了传统行业的商业模式,成为支撑全球价值链(GVCs)的关键因素,也重塑了全球经济组织。

近年来,各大智库对数字经济都有一些定义。德勤在其2016年《数字经济是什么》(What Is Digital Economy)报告中指出,数字经济是来自人、企业、设备、数据、流程之间每天发生着的数十亿个线上联系的经济活动。数字经济的支柱,是超高速连接,也就是由互联网、移动技术和物联网所带来的人、组织及其之间不断增长的互联性。2018年,亚洲开发银行在其《理解数字经济:数字经济将如何转变亚洲》(Understanding the Digital Economy:What Is It and How Can It Transform Asia)报告中将数字经济定义为以数字化的信息和知识为关键生产要素的广泛的经济活动,具体而言,是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科技金融,以及其他新的数字技术来数字化地收集、存储和分析信息,并改变社会互动的方式。经济的数字化带来了效益和效率,数字技术推动了创新、创造了就业并促进了经济增长。同时,数字经济也渗透到社会的各个方面,影响着人们的交往方式,带来了广泛的社会变革。

2016年,G20杭州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指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具体而言,数字经济是以数据为核心生产要素,以云网端为基础设施,在信息技术为主导的技术经济范式下,形成以数据生产和数据服务为核心的价值创造和价值增值过程。经济是围绕价值创造和价值增值的过程组成的复杂系统。农业经济是围绕农业生产和农产品交易的价值创造和价值增值过程,工业经济变为围绕工业产品的生产与交换的价值创造和增值过程,数字经济则变为围绕数据内容的生产和服务的价值创造和增值过程。数字经济是复杂经济系统中的一种层次,是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并存的一种新型经济形态,只要在价值创造的过程中,有数据发挥了作用,这部分经济就是数字经济。随着信息技术在经济社会各领域的广泛渗透和融合,数字经济的内涵和外延也将不断延伸,其范畴也将随之扩大。

图片关键词 

图1 数字经济的定义

具体到数字经济的具体范围,尚没有明确的、公认的定义,数字技术的日新月异使得数字经济包含的范围一直处在不断演进变化的认识过程中。1999年10月,美国统计局认为数字经济包括网络网际、电子商务、电子化企业及网络交易。之后,美国人口普查局所给出的定义则将表述更为规范化,将数字经济分为三大组成部分,分别是基础设施、电子商务流程和电子商务贸易[1]。从1998~2002年美国商务部的数字产业分类标准的对比中,短短四年间数字经济涵盖的20多项产业便发生了十几处变化。光纤、软件出版、软件复制、编程服务、设备管理、电缆、人造卫星通信等行业纷纷加入数字经济的行列,广播、电视、信息检索服务等行业则被去除。

2011年,经合组织曾经提出信息社会测度的概念模型,对于理解数字经济的组成部分产生了深远影响。ICT生产商是推动不同经济活动(制造业、服务业)数字化传播的主要力量,即利用ICT基础设施来实现信息共享或生产过程的优化。因此,将定义局限于“ICT生产与分配”或者整个“ICT行业”并不能完整勾勒出“数字经济”的全图。正如OECD和G20在“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行动计划中所指出的,数字经济面临着税收挑战,“如果将数字经济列为一个单独的部门,则必须要在‘什么是数字化’和‘什么不是数字化’之间划清界限”。而这显然和实际情况并不相符。ICT技术的使用给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了深远影响。

之后,经合组织在《2015年数字经济展望》(OECD Digital Economy Outlook 2015)中发现,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和经济体已经制定或即将制定国家数字经济战略。在对《2015年经合组织数字经济展望》调查表做出答复的34个国家中,有27个国家制定了全面的国家数字经济战略,这其中大多数是在2013~2014年制定或修订的。通过对这些国家的数字经济战略进行梳理研究后发现,信息基础设施建设、ICT技术产业部门及其国际化发展、电子政务服务水平提升和数字信任的强化等成为关键支柱。此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国家的数字经济战略中突出强调了需求侧的目标,包括鼓励中小企业应用ICT技术、重点关注老龄化人口和弱势社会群体、数字素养提升以及互联网治理等领域。最新的数据显示,2018年,经合组织调研的38个经济体全部制定了国家数字化战略、议程或规划,发达国家聚焦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制定新战略或升级原战略,全面提升国家创新能力,主要政策措施聚焦产业和政府数字化转型、开放数据、加大投入、培养人才、改善环境等。

2016年1月,经合组织的劳工咨询委员会(Trade Union Advisory Committee,TUAC)在其《关于数字经济的讨论报告——包容性创新路径、监管挑战与政策和工会的作用》(TUAC Discussion Paper on the Digital Economy—Inclusive Innovation Pathways,Regulatory Challenges,and the Role of Policies and Unions)中认为数字经济至少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方面是数字产品和服务的创造和分配,另一方面是数字技术在经济部门的适用,可以改变就业结构、消费和社会。这两个维度意味着对数字经济的理解不应局限于信息通信技术的生产和分销,也不应局限于整个“信息通信技术部门”。数字经济是跨边界的、联网的生态系统,其跨度包括由ICT技术、固定宽带、移动宽带以及物联网(IoT)支持的不同部门和活动,支持跨网络的商业和社会互动和交换。得益于无形资产、用户和商业运营移动性的增加,网络效应的增强、数据流的发展,数字经济中的活动以更大的规模、速度和影响范围进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UNCTAD)在其《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投资和数字经济》中认为,有以下几类企业在推进数字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图片关键词 

图2 经合组织信息社会测度的概念模型

第一类是以互联网运营和交付模式为核心的互联网企业,包括在数字环境中运行的“完全数字化参与者”,如互联网平台和数字解决方案提供商,以及将数字维度与实体维度相结合的企业,如电子商务企业和数字内容提供商。

第二类是以建设数字基础设施,为个人和企业接入互联网服务为核心的ICT企业。这些数字基础设施的服务商包括电信运营商和制造设备、组件(硬件)、软件开发商以及IT服务提供商的IT企业。

图片关键词 

图3 数字经济的架构

结合这些国际组织对数字经济的分析后,我们认为,从需求侧和供给侧来看待数字经济的组成部分,供给侧主要包括数字基础设施和数字产业的生产、制造和提供,需求侧主要包括产业数字化转型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数字化变革,此外,构建适宜的政策体系和提升数字素养对于促进数字经济健康发展也显得尤为重要。

图片关键词 

图4 数字经济架构

二、数字经济成为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数字经济能够降低经济成本、提高质量、提升效率、促进供需精准匹配,使现存经济活动费用更低,并激发新业态、新模式,培育新动能,使传统经济条件下不可能发生的经济活动变为可能,推动经济形态向更高级、分工更准确、结构更合理、空间更广阔的阶段演进。

(一)提高全要素劳动生产率

数字经济时代,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交融发展,引发数据量迅猛增长。数据的驱动作用日益增强,以数据为核心重构生产要素,促进以物质生产、物质服务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向以信息生产、信息服务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转变,激发动力变革。

从全球范围来看,数字经济成为创新活动的重要领地。普华永道对全球前1000名上市企业创新活动的调查显示,有373家来自数字经济领域(其中有76家是中国企业),其研发投入总额达到2825.1亿美元,占1000家上市企业研发投入总额的40.3%。据国际专利调查机构IFI CLAIMS Services发布的数据,2017年全球前10名专利权企业中有8家属于数字经济领域。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以信息流带动技术流、资金流、物资流,减少了信息流动障碍,加速了资源要素流动,提高了供需匹配效率,促进资源优化配置,对提高宏观经济全要素生产率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全球范围来看,工业互联网平台正催生工业领域的数字经济变革。平台上共享的资源能够节约大量的重复劳动,并且将通用经验改造成标准化、模块化的应用开发工具,开放给平台上所有企业和开发者,鼓励更多参与者加入工业互联网平台,个人消费者成为参与产品设计和制造的产消者,工业网络逐渐成形,形成工业数字经济新格局。比如,中船所建设的基于“航海智云”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船舶产业链在线可视化作业指导,实现跨地域、跨企业的在线可视化作业指导以及生产作业状态的在线反馈,有效缩短了作业指导文件下发时间,促进了产业链协同制造,设备纳期及时率提升30%,生产计划及时率提升20%,整体生产效率提升15%。

(二)培育新市场和产业新增长点

扩大贸易,改善资本利用。研究表明,出口国互联网使用率提高10%,双边贸易的产品数量就会增加0.4%。如果贸易伙伴国的互联网使用率也有大致相当的增长,每种产品的平均双边贸易额就会提高0.6%。摩洛哥农村地区的工匠通过Anou平台在全球销售工艺品,其中一些人还是文盲。印度、牙买加和菲律宾的企业已经从全球服务市场分到了一杯羹,涵盖从传统的后台办公服务到远程在线教学的各种产业。

数字经济领域不断孕育出分享经济、供应链金融、移动支付等新模式新业态,成为激发创新创业的重要驱动力量,促进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分享经济的发展成效为例,近年来,以Uber、Airbnb、摩拜单车为代表的分享经济业态成为热点,从欧美向全球上百个国家迅速扩展,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逐渐成为分享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全球超过2/3的消费者愿意分享或租赁个人资产,“80后”变成分享经济的主力军。近一年来,分享经济市场规模高速增长,超过2500亿美元。平台企业持续增加,市场上涌现出一大批“独角兽”企业,截至2017年底,全球估值在100亿美元以上的16家“独角兽”企业中,分享经济企业占50%以上。

共享模式对人才“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就业关系逐渐从简单雇佣关系转变为分享合作关系,更加动态弹性的就业方式成为未来就业新格局。如英国Future Learn、中国知乎等知识分享行业,兼职和零工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此外,分享经济迅速发展带动就业规模增长,有效缓解结构性失业人口的就业问题。例如,在共享单车行业,在10万从业者中,平台员工仅占不到一成,智能锁制造厂增加就业约1万人;自行车行业增加就业者约4.25万人;物流配送增加就业约5000人;运维保养增加就业3.5万人。

(三)推动实现包容性增长和可持续增长

数字经济有助于提高连接水平,减少要素流动障碍,推动实现经济与社会、物质与精神、城乡之间、区域之间的协调发展。同时,数字经济降低了经济主体参与经济活动的壁垒,从而为落后地区、低收入人群创造了更多经济机会,共享发展成果,减少发展不平衡。

互联网的地理覆盖范围使得偏远乡村居民能够参与经济,刺激物流基础设施向不发达地区的扩张。中国深入实施电商扶贫工程,累计在499个国家级贫困县创建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带动贫困户274万人增收。特别是发挥阿里巴巴、京东等大型电商平台的作用,打造了“贫困户+地方产业+电商平台”的电商扶贫模式,推动贫困地区农产品向规模化、品质化和品牌化方向发展。比如,京东设立线上扶贫特产馆,利用平台优势帮助贫困地区解决产业基础薄弱、销售困难等问题,同时,建立100多家青年电商孵化中心,带动上千名贫困人员创业。再比如,阿里巴巴电商平台帮助832个贫困县实现销售额达292亿元,其中销售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贫困县超过40个。

在传统“大规模生产、大规模消费”的模式下,产能过剩、资源浪费时有发生。分享经济推动转变消费方式,促进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绿色化,改变了传统的以经济总规模增长为导向的发展模式,提高闲置资源的利用效率,极大地节约了社会资源。据测算,“分享汽车”模式让德国不来梅市每年减少1600吨二氧化碳的排放。在中国,2016年中国顺风车出行直接节约能耗量10.2万吨标准煤,二氧化碳直接减排17.4万吨,对推动节能减排、传播环保理念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数字经济全面渗透社会生活各个领域

(一)促进生活方式转变

1.数字技术与生活性服务业的深度融合,促进人们生活方式转变

互联网医疗取得积极进展,一些国家和地区从政策、技术、市场等不同的维度出发,促进互联网全面参与健康管理、自诊、治疗、用药到康复的全过程,并推行可行的、成功的医疗模式。IHS InMedia预计,2018年,全美将会有超过120万的互联网医疗用户。而在中国,2017年中国互联网医疗用户规模也已达到2.53亿人,年增幅为29.7%。

2.在线教育平台引领教育新风潮

全球慕课自2008年发展至今取得了长足进步。美国、中国、印度、墨西哥、泰国、意大利等许多国家都推出了自己国家特定的慕课平台。截至2017年底,全球已有800多所大学推出了至少一个慕课。根据美国慕课导航网站Class Central数据,2017年全球MOOC已发展到拥有7800万学员、9400门课程、500多种证书和十多个研究生在线学位。

3.在线旅游市场发展迅速

在线旅游软件提供的良好体验和低价优惠使消费者越来越热衷于在线预订。根据eMarketer数据,2018年全球数字旅游销售额将达到6944.1亿美元,同比增长10.4%。中国和印度从线下到线上预订的转变最为明显。2018年,中国数字旅游销售额将达到1339亿美元,而印度将增长至237.1亿美元,增长幅度均超过20%。

4.付费订阅服务市场大幅增长

根据eMarketer的预测,2018年全球近7.65亿人每月收看视频订阅服务(简称“OTT”),占全球总人口的10.2%,占全球网络视频用户的32.1%,全OTT市场增长24%。英国媒体监督机构通信管理局(Ofcom)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英国三大流媒体公司Netflix、NOW TV(Sky)和亚马逊Prime订阅量共达到1540万,超过付费电视的订阅量。

(二)提升社会运行效率

随着数字技术的不断发展,经济信息不断透明化,市场信息不断公开化,各市场主体间信息不对称性不断降低,各种生产要素不断合理化配置,社会生产力得到进一步提高。

数字政府的发展,有效加快了公共服务数据集中、共享,深化数据资源应用,提升协同治理的效率。以英国政府为例,该国将继续开发跨政府平台服务,在2020年前完成2500万GOV.UK用户验证,并不断丰富政府数字产品,如政府支付系统GOV.UK Pay和政府告知系统GOV.UK Notify。英国将以“政府即平台”的概念为基础,确保其在政府范围内充分使用平台和组件,确保合理使用商品硬件或基于云的软件,在政府和公共部门开展工作,挖掘数字潜力,从根本上提高公共服务效率,以更低的成本为公民和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数字经济对生产、消费、流通等环节进行再造,大幅提升了商业运行效率。西门子为凯赛公司打造的数字化工厂利用数据指导生产,实现了高效、可控和可持续优化。阿里巴巴推广的“新零售”模式,将线上和线下渠道相融合,帮助商家建立数字化运营的能力,同时提升了消费者的购物体验。

(三)降低社会运行成本

1.降低企业运行成本

基于互联网的服务可大大降低边际交易成本,鼓励市场竞争。例如,比价网站能够帮助消费者找到更优惠的价格。互联网也能推动市场准入。互联网公司只需相对较少的人手或资本投资就能建立并迅速发展起来,线上线下竞争催生的创新通常有利于消费者,尤其是在线下市场存在扭曲的情况下。优步、Lyft、Olacabs和滴滴快车等交通服务企业已经搅动了出租车市场,出租车市场通常监管过度,进入受限,并且价格高昂。

2.降低个人生活成本

各种信息和技术服务平台相继出现并发展壮大,这种“集约化”的平台极大地方便了信息的获取,通过不断优化、整合资源、扩展市场,不断降低各种服务的成本,如物流成本等。例如,支付宝不仅仅是电子商务的付款平台,还可以提供生活缴费、充话费、学生卡充值等支付服务,以及共享单车、线上打车、超市购物等生活服务,甚至还有收款转账、小额借款、信用担保等金融服务。而微信也不仅仅是社交平台,还成为人们日常获取信息、购物支付、享受会员服务等的重要渠道。


第三章 产业数字化转型成为发展重点


世界各国将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作为实现经济创新发展的重要动能,农业、制造业、服务业虽然数字化基础不同,发展程度不一,但是均将数字化转型作为发展的重中之重,并在2018年呈现不同的特点。

一、农业数字化转型提速,数字化水平日益提升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产业数字化指数(Industry Digitization Index)显示,农业是所有主要行业中数字化水平最低的。随着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数字化在农业发展中的显示度逐渐增强,应用也越来越广泛。

(一)农业数字化转型受到全球高度重视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指出,过去20年间,颠覆性数字技术的发展令人叹为观止,全球经济的各个部门(包括农业)都在经历转型变革。不论是“天眼”工具、田地遥感,还是可以在整条食物链上稳定跟踪产品的区块链,数字技术都在时刻改变着游戏规则。“投资日”是粮农组织投资中心每年举办的为期两天的知识分享活动,2018年这一活动的其中一整天完全关注数字农业。粮农组织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欧开行)在摩洛哥举办了私营部门投资粮食和农业高级别全球论坛,农业食品链数字革命是六大讨论板块之一。粮农组织高级经济专家Carlo Bravi指出:“数字革命正在快速推进,不论我们是否参与均为如此,所以我们最好与之同行。”埃森哲在分析人工智能对中国15个行业可能带来的经济影响时指出,制造业、农林渔业、批发和零售业将成为从人工智能应用中获益最多的三个行业。2018年11月,俄罗斯农业部长帕特鲁舍夫在主持欧亚经济联盟农工综合体理事会第一次会议时表示,俄已提议在联盟框架内创建农工产品生产销售数字平台,以及农产品生产运输数字化溯源体系[1]。

我国十分重视数字农业发展。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指出,实施数字乡村战略,做好整体规划设计,加快农村地区宽带网络和第四代移动通信网络覆盖步伐,开发适应“三农”特点的信息技术、产品、应用和服务,推动远程医疗、远程教育等应用普及,弥合城乡数字鸿沟。农业农村部自2017年起至今已连续三年开展数字农业建设试点项目,推动数字技术与农业发展深度融合,促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地方政府也相应地出台政策,促进数字农业发展。2018年1月,福建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快推进数字农业发展七条措施的通知》,将推进农业生产智能化,对于现代农业智慧园将给予注册扶持,每个智慧园补助最高限额100万元。2018年8月,山东省出台《关于加快全省智慧农业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2年,初步建立1个涵盖农林牧渔的山东省现代农业大数据应用示范工程;在济南、青岛、潍坊三市,开展智慧农业应用示范工程核心示范区建设;完善以潍坊、临沂、济宁、德州为中心的4个现代农业智慧物流基地;打造400个智慧农业示范基地。

(二)物联网是农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支撑技术

全球人口增加,对食品的需求也相应增加,采用新技术提高产量,以及实施基于物联网的技术以应对不断变化的气候条件,推动全球农业产业物联网的增长。农业物联网已被美国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列为物联网18个最重要的发展方向之一。思科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仅物联网就能为农业创造14.4万亿美元的价值。Allied Market Research于2018年12月发布了一份题为《农业市场中的物联网》的报告,对2018~2025年自动化与控制系统、传感与监控设备、畜牧监控硬件、鱼类养殖硬件、智能温室硬件与软件等应用于精准农业、畜牧监测、智能温室和养鱼场监测等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和预测。根据该报告,2017年全球农业物联网市场获得163.3亿美元,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487.1亿美元,2018~2025年复合年增长率为14.7%。

此外,机器人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也开始应用于农业生产经营。以色列利用人工智能发展农业,通过计算机视觉技术制作一个可以进行快速移动的摄像头,将它嵌入一个专门的、配有陀螺仪的吊舱内,将吊舱插入塞斯纳飞机,让它们飞行高度大约为100英尺,然后以每小时200公里的速度放大数万英亩的农田,用所配置的相机拍照。即使以这样的速度,分析数千张监视图像,它们的软件也可以发现最微小的害虫或疾病迹象。

(三)传统农业企业和信息技术企业纷纷加速布局农业数字化转型

作为传统的农业公司,孟山都[2]近几年在战略布局上做了巨大调整,更加聚焦基于数据科学的精准农业,推出数字农业平台Climate FieldView,该平台于2016年推出,至今应用面积超过7.2亿亩(1.2亿英亩),其中仅美国付费使用面积已达2.1亿亩(3500万英亩),用户人数超10万。Climate FieldView具备全面且相互关联的一系列工具、服务和数据。例如,能够利用人工智能诊断田间的玉米病害,机器学习模型使用超过5000个病害和胁迫图像来诊断9种关键的玉米疾病,准确率非常高。通过这种人工智能诊断,农民可以拍摄作物照片,接受病害诊断建议,并在病害影响产量之前采取行动。2018年该平台新增涵盖数据分析、保险申报、航空成像和无人机软件平台等业务的合作伙伴,增强了数字平台功能。德国拜耳收购孟山都后依然保留了其数字农业产品。数字化在巴斯夫农业解决方案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其推出的Maglis数字产品组合协助农民管理田地,并就如何种植及推销作物提供更明智的决策方案。巴斯夫2018年公布的新战略将数字化作为工作重点领域之一。

2018年,我国阿里、京东、百度、腾讯等互联网公司都纷纷进入农业领域,想改变传统农业现状,或者说延伸自己的产业。阿里云与农业产业化企业海升集团合作研发智能农事系统,通过人工智能的全方面应用,推动“农业数字”向“数字农业”转型。华为正式对外宣布,将会与“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合作培育海水稻,利用华为的物联网优势,共同研发并向客户提供农业物联网系统解决方案,通过土壤数字化,让盐碱地上长出水稻,从15亿亩盐碱地里改造出1亿亩良田。早在2017年10月,华为X Labs发布了智能农业白皮书——《联网农场智慧农业市场评估》[1],重点阐述了运营商在通过智能农业助力数字化转型的市场发展潜力。报告指出,到2020年,智慧农业的潜在市场规模有望由2015年的137亿美元增长至268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14.3%。同时该报告还指出,智能农业丰富的IoT应用给运营商带来了市场机遇。其中包括精准耕作、可变速率技术、智能灌溉、无人机、智能温室、产量监测、畜牧监测、支付系统、信息平台和农业贸易平台等。华为与袁隆平双方将共同研发并向客户提供农业物联网系统解决方案,计划2019年在国内部署两到三朵“沃土云”。位于青岛城阳的沃土云平台已经基本搭建完成并进入试运行状态。

二、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成为焦点,有望重塑全球制造业的竞争格局

尽管近期全球经济增长呈现放缓趋势,制造业仍然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核心驱动力。无论是欧洲的“工业4.0”,还是美国的“工业物联网”(IIOT),或者“智能制造”,信息和通信技术(ICT)都在重塑现代制造业的每一个方面。制造业的数字化正在改变产品的设计、制造、使用和服务方式,就像它改变工厂和供应链的运营、流程和能源足迹一样,与制造业相关的数字技术也有望重塑全球制造业的竞争格局。

(一)各国纷纷制定战略支持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当前,至少有30个国家制定明确的战略来支持其制造业的数字化。2018年2月,加拿大宣布将建立一个先进制造超级集群,作为加拿大政府9.5亿美元的创新超级集群计划的一部分。先进制造超级集群旨在开发加拿大的下一代先进制造能力,如先进的机器人技术和3D打印,帮助提升加拿大的数字化工业化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地位。预计该战略将支持创造至少13500个新就业岗位,并在10年内为加拿大GDP贡献135亿美元。

正如英国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BEIS)2017年11月发布的报告《工业战略:建设适合未来的英国》所揭示的那样,英国的制造和工业支持方法不断发展。工业战略提议建立“行业协议”(Sector Deals),各个私营部门在明确的领导下聚集在一起,就特定行业的协议进行谈判,与政府一起提高该行业的盈利能力和生产力。工业战略宣布五项已完成的行业协议重点关注工业数字化、人工智能和汽车行业、生命科学、建筑和创意产业。

澳大利亚实施的“企业家计划”在2017~2018财年投入1.2亿澳元(约合5.8亿元人民币)支持包括先进制造业在内的企业咨询、研发和产业化发展。同时,澳大利亚的“工业增长中心计划”在2017~2018财年获得2.13亿澳元(约合10.3亿元人民币)的政府资助。澳大利亚创立的工业增长中心效仿美国的制造业创新研究所,由政府资助、行业主导,董事会同样代表工业界和学术界,主要任务是为先进制造业开展合作、减少监管、开发新市场,以及劳动力技能制订一个预期增长机会的十年计划。此外,澳大利亚工业、创新和科学部于2017年秋季启动了一个小型企业数字化工作组,任务是与澳大利亚各地的小企业讨论它们如何更好地参与数字经济的问题和想法。尽管当小企业开始数字化并使用数字工具时,创造了新的增长机会并使收入多样化,但是还有许多小企业没有利用数字经济提供的机会,该工作组的工作成果反映在2018年上半年的澳大利亚数字经济报告中。

(二)标准引领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成功的关键

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要想取得成功,一系列标准协议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制造工厂、机器和产品彼此进行通信和交互,以及确保可以在任何国家使用解决方案是必不可少的。标准化必须解决的两个关键问题,一是确保不同制造商的解决方案之间的可互操作接口;二是建立开放标准,这对于形成开放、灵活和成功的生态系统至关重要,这些生态系统不仅包括不同的制造商,还包括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物联网和工业4.0目前存在100多种不同的标准化举措。其中一些组织更多地参与企业对消费者(B2C)和其他企业对企业(B2B)维度,而其他组织则更多地关注底层连接或应用层。有些组织,如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和国际电工委员会(IEC),以及它们的联合倡议JTC1,其重点是整合各种复杂的ICT技术,在整个范围内都很活跃。

图片关键词 

图1 参与开发物联网和工业4.0的标准组织

制造业先进国家非常重视制造业数字化、标准化工作,但是标准发展路径有所不同。美国采取自愿的、行业(或行业联盟)主导的,基于共识的市场驱动方法。这种方法有利于发挥政府机构参与标准制定过程中的作用,邀请他们参与并提出他们的专业知识、需求、关注点和要求,而不是公开指导标准制定过程。美国被描述为采用“务实的、以实施为导向的方法”来制定智能制造标准。一些由私营部门牵头的主要财团参与了美国的智能制造标准制定,其中主要是工业互联网联盟(IIC)。智能制造领导联盟(SMLC)也参与其中,该联盟正在通过大规模示范建立美国首个用于协作工业网络信息应用的开放式智能制造平台。另一个重要的参与者是制造技术协会(AMT),它支持MT Connect的开发,MT Connect是一种免费的开放标准,使制造设备能够提供没有专有格式的结构化数据。美国国家标准协会(ANSI)在监督美国各个行业的标准制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ANSI协调各部门的标准,以确保从美国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保持一致,并帮助将这些标准传达给国际社会。

德国的工业4.0标准化采取自上而下的方法,由政府、先锋公司和学术界领导。总的来说,德国的关键举措是建立工业4.0平台(Platform Industrie 4.0),它为所有利益相关者制定联合建议,并作为一致和可靠的工业4.0框架的基础。该平台最初由商业协会BITKOM、VDMA和ZVEI创建,2015年该计划得到扩展,现在德国联邦经济事务和能源部、联邦教育和研究部,以及来自159个州和联邦和政府、商业、科学、协会和工会组织的300多名参与者参加了工业4.0平台。该平台旨在确定制造业的所有相关趋势和发展状况,以便对工业4.0产生共同的全面了解。该平台正在努力确保工业4.0参考架构模型(RAMI)与美国的工业互联网联盟的工业互联网参考架构(IIRA)兼容。与其他国家相比,德国的工业4.0标准制定方法的特点是对技术的强烈关注,而对新商业模式和智能产品等商业因素和机会的关注较少。对工业4.0标准开发中的利益相关者进行的一项国际调查发现,虽然对参考架构和标准编程接口(API)的期望值要高得多,但标准化的速度在德国的评级比其他国家更为负面。德国面临的风险是,虽然其标准制定过程非常严格,全面且具有包容性,但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因此在制定标准时,技术和市场已经转向更好的状态。

日本政府与各种私营企业合作推动智能制造标准化。与德国一样,日本的标准化战略主要基于自上而下的方法,由政府与少数研究人员和先驱思想家确定总体方向并共同完成。然而,也有一些倡议(例如,IVI、eF@ctory和Industry 4.1J)采用了自下而上的方法,并专注于研究界或行业的关注。特别是,日本的工业价值链倡议(IVI)非常重视“松散耦合”的概念,推广模块化方法而不是单一的工业4.0标准。由于担心技术封锁,许多日本公司(特别是中小企业)表示不愿意将自己与单一供应商的商业产品联系起来,这解释了为什么许多日本公司虽然缺乏标准但是不愿意参与工业4.0标准制定。日本认为引领机器人标准的制定尤为重要。

韩国的标准化机构韩国技术和标准局(KATS)倾向于采用自下而上的标准制定方法,与行业密切合作,以确保其标准化活动使国家主要供应商受益。韩国政府和行业呼吁采用快速标准化解决方案来实现互操作性。包括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MOTIE),韩国科学、信息通信技术和未来规划部(MISP),韩国国家信息技术促进局(IIPT),韩国工业经济与贸易研究所(KIET)等在内的政府机构一直热衷于参与国际合作和对话,并让私营部门参与工业4.0标准的制定。确保国内和国际,特别是中小企业的互操作性,是韩国智能制造标准制定方法的试金石。

(三)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机器人等新技术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驱动因素

世界经济论坛与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共同发布的《2018年“制造业的未来”准备状况》报告设计了由制造业结构和制造业驱动力两个一级指标组成的准备状况诊断模型框架,科技与创新是制造业的重要驱动因素,这一指标评估国家是否具备先进、安全的联网信息,信息通信与技术基础设施足以支持新技术在制造业上的应用,衡量国家的创新培育能力以及将具有制造业应用前景的创新发明商业化的能力。

物联网主要提升连通能力。世界经济论坛与麦肯锡共同发布的《下一代经济增长引擎第四次工业革命科技在制造业中的规模化应用》报告指出,随着物联网的迅速扩张,我们已经跨入全球互联互通时代,目前联网设备约有84亿台。虽然截至目前,制造业只有15%的资产设备达到联网标准,但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科技行业正在开发的工业应用物联网平台有700余个,主要科技公司也在大规模投资于可扩展的超级物联网平台。制造业应用物联网能够提高运营效率,促进预测性和预防性维护,优化供应链管理、库存和物流。以促进预测性和预防性维护为例,使用传感器实时监控机器,从而将维修模型从维修和更换转变为预测和预防。例如,福特已经在底特律郊外的River Rouge工厂的几乎所有生产设备上安装了物联网传感器。下游机器可以检测它们从上游机器接收的工件是否偏离规格的最小尺寸,从而指示可以立即识别和修复的上游机器中的可能问题。工业机器人制造商Kuka利用物联网创建了一个高度自动化的工厂,生产Jeep Wrangler汽车车身,将超过6万台设备(包括259个装配线机器人)连接到一个中央数据管理系统。通过将设备、业务线应用程序和后端系统连接在一起,Kuka实现了自动化制造流程,能够每隔77秒从同一生产线生产八个不同的Jeep Wrangler汽车车身中的一个,而不会中断生产流程。此外,所有中央控制任务和诊断过程都可以直接在控制面板界面上的机器人上执行。Kuka认为,这种自动化将使连续正常运行时间达到每天24小时,持续8年。

随着大数据、云计算和更好、更普遍可用的算法的发展,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更可靠的需求预测,提升运营和供应链灵活性,以及对改变制造业运营的影响进行更好的预测。人工智能可以创造更智能、更快、更便宜和更环保的生产流程,这能提高工人的生产率、提高产品质量、降低成本并改善工人的健康和安全。机器学习算法可以改善制造流程的调度并减少库存。作为美国制造业创新网络计划(NNMI)成立的重要创新研究所,美国数字制造与设计创新研究所(DMDII)于2018年2月发布的2018年投资计划将DMDII的未来愿景描述为:“每一个新造零件都优于前一个(EVERY PART BETTER THAN THE LAST)。”这一描述也表达了其渴望制造业未来能达到这样一种状态:通过从每个已经生产的零部件中持续、自动学习,使制造的下一个零部件质量优于前一个。这一愿景是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而提出的。计划指出,人工智能创造了一种认知和感知的优势,它可能远远超过前三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影响。随着采集的零部件或者生产材料批量的数据持续增多,人工智能系统有可能会自动适应环境,使得下一个零件在质量、成本、速度、对客户需求一致性等方面实现更优。

(四)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从概念探讨走向产业实践

工业互联网平台概念的提出在全球制造业掀起了一股热潮。作为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的载体,工业互联网平台助力制造业转型升级日益成为全球共识。与国外其他国家主要由龙头制造企业和IT企业主导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不同,我国呈现由政府引导,制造企业、自动化企业、ICT企业、互联网企业等多元化发展趋势。

政府层面,各级政府积极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工业和信息化部编制印发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推广指南》《工业互联网平台评价方法》《工业互联网APP培育工程实施方案(2018~2020年)》《推动企业上云实施指南(2018~2020年)》等文件;组织实施工业互联网平台创新发展工程,推动建设43个工业互联网平台创新发展项目;组织开展工业互联网平台试点示范,围绕产业链协同制造、生产设备健康管理、产品远程运维等平台应用十大模式,遴选出40个平台集成创新应用试点示范项目,引领平台创新发展。各级地方政府也积极探索工业互联网平台助力区域产业升级的方法路径,山东、天津、河南、湖南、四川、江苏、上海、广东、江西、浙江等省市全面推进平台培育、工业企业上云、应用示范等工作,培育了近200个工业互联网平台、500多家平台解决方案服务商。

产业层面,产业界积极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制造业龙头企业、传统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软件企业、互联网企业以及一大批初创企业等纷纷投入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

工业互联网平台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是基于云计算的开放式、可扩展的工业操作系统。目前,业界基本已形成智能终端(边缘)+云架构平台+工业APP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技术架构,平台向下实现海量的多源设备、异构系统的数据采集、交互和传输;PaaS平台承载工业知识与微服务,支持软硬件资源和开发工具接入、控制及应用;向上支撑工业APP和云化工业软件的开发和部署,为企业客户提供各类应用服务。

一是自动化企业均在设备连接方面能力出众,华龙讯达依托“Ceres机器宝”终端可对接全球80%以上工业软件和控制接口,并实现数据自动归集与标签化;中控可支持20余种常见工业设备协议接入,并且在智能边缘设备节点利用机器视觉和图像识别分析等技术,实现现场非智能仪表的普适测量。

二是云基础设施服务商均在构建云端一体化服务能力,阿里和华为分别推出了YunOS和FusionSphere云操作系统,强化云数据存储、云计算服务、智能设备管理等综合技术能力。

三是传统软件企业均已形成基于云架构的新型产品体系,用友、金蝶、浪潮、元工、索为等企业已基本形成云架构的CAX、PDM、MES、ERP产品,实现软件运行从单独占用软硬件资源、独立运维向共享使用资源池、统一运维模式转变。

四是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加速工业知识软件化、模块化和平台化应用,东方国信沉淀了26万个标准件数字化模型、1364个工业机理模型。天泽智云的智能维护技术已经应用在风力发电、钢铁、轨道交通、装备制造、数控机加工、工业机器人等多个行业。

五是领先企业已经形成并对外输出模式标准。海尔基于自身行业实践形成了以用户为中心的大规模定制模式并复制到房车、服装等15个行业。以此为基础,海尔进一步主导制定了大规模定制国际标准,代表我国首次向全球输出新型制造模式,并得到广泛认可。

三、服务业依然是数字化转型最具活力的领域,继续呈现较强增长态势

(一)电子商务依旧繁荣发展

1.全球电子商务市场竞争格局头部化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于2018年4月发布的《2017年世界电子商务报告》显示,中国稳居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活力的电子商务市场地位,2017年,电子商务交易总额达29.2万亿元,同比增长11.7%,B2C销售额和网购消费者人数均排名全球第一。美国是电子商务发展最早且最成熟的国家,2016年美国网络零售交易额达3897亿美元,增长14.9%,网络零售成为全球零售市场强劲拉动力。英国是欧洲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见图2),互联网普及率达93%,电子商务销售额占GDP比重达7.16%。

图片关键词 

图2 2009~2018年英国网络零售交易额平均增长情况

从电商企业发展来看,WBE(Website Builder Expert)发布的报告显示,亚马逊的业务范围涵盖58个国家和地区12亿消费者,阿里巴巴的业务范围涵盖15个国家和地区近11亿的消费者。WBE收集了174个国家和地区近8700个电商网站的数据,以此为基础计算出每个国家和地区最受欢迎的电商平台并进行排名(见表1)。

表1 全球最受欢迎的电子商务平台情况

序号

电子商务平台

覆盖国家和地区数量(个)

覆盖人口数量(人)

覆盖面积(平方千米)

1

亚马逊

58

1216306113

34956263

2

阿里巴巴

15

1072076950

13680139

3

Mercadolibre

9

341044208

17516992

4

Naspers

16

261223414

23803457

5

eBay

13

132117951

9803937

6

Rocket Internet

8

103691145

3043144

7

Schibsted

8

40692996

1445306

8

Be Forward

6

12465441

3370740

资料来源:WBE。

全球电商市场的竞争正逐渐演化为亚马逊和阿里巴巴两个巨头间的竞争,它们各自主导着美国和中国这两大市场。

2.全球电子商务正在向新兴区域市场转移

金砖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洲、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是电子商务拓展的重要对象。《2018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全球电子商务目前的投资活动自从2014年达到一个峰值后,现在呈逐步下降趋势;同时发现,全球电子商务逐渐向新兴区域市场转移,特别是向金砖国家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转移。阿里研究院发布的《金砖国家电子商务发展报告》(2018更新版)显示,2017年金砖五国网民数合计超过14.5亿,占全球网民的41.9%;网络购物用户数合计超过8.4亿,占全球网购用户的50.8%。金砖国家网民占比、网购用户占比,均高于金砖国家人口在全球中的占比(41.2%)。另外,Global Web Index发布的《2018年全球电子商务报告》显示,2018年,37%的网民使用移动支付,这个指数在2016年只有26%。随着移动设备使用更加频繁,移动支付等支付方式更加普及,以拉丁美洲、非洲等地区为主的新兴电子商务市场开始跃进。

3.我国电子商务发展繁荣且更加规范

近年来,中国一直是电子商务发展最繁荣的地区。2018年“双十一”购物节交易额再创新高,天猫商城成交额2135亿元,相较于2009年增长近4000倍。天猫在移动支付、物流、跨境电商等优势领域地位更加巩固。物流服务体系从26万单爆仓到一天10亿单平稳运行。一方面,物流整体运行效率显著提升,2018年天猫“双十一”物流订单量超过10亿单,相比十年前的26万单增长了4000倍,而爆仓却已经消失。物联网技术广泛应用在干线运输、网点管理以及末端配送等中,显著提升了物流配送效率。阿里借助大数据预测需求提前在全球范围内精准备货,一些企业据此将供应链进行改造,跨区发货比从60%降至10%。菜鸟与圆通联合打造的超级机器人分拨中心全天24小时作业可分拣50万个包裹。苏宁“超级云仓”辐射的周边区域全部实行次日达配送服务。另一方面,开放性的数据基础设施优化了端到端的用户体验。早在2013年阿里巴巴平台就与物流企业合作,打通阿里与物流企业之间的物流数据,从2016年开始,菜鸟联盟更进一步,实现了物流企业之间的数据共享,有效提高物流效率,降低成本,帮助商家降低库存。中国《电子商务法》已于2019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对规范和促进电子商务健康发展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数字化转型促进金融服务业加速变革

数字化转型为金融服务业带来了技术创新,使金融服务业产生了比特币、区块链、扫码支付等一系列新产品、新服务,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融入日常生活中。金融科技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金融系统以及金融服务的方式,影响了金融服务的发展图景。世界银行2017全球普惠金融指数报告显示,通过数字技术能够扩大普惠金融。自2011年推出以来,全球普惠金融指数数据库为扩大普惠金融提供了思路。2017年版首次推出手机拥有率和互联网普及率方面的数据,揭示了在减少无账户成年人的数量、帮助有账户者更经常地使用账户方面前所未有的机会。在印度和墨西哥,超过50%的无银行账户者拥有手机,中国这一比例为82%。但就账户而言,数字技术普及率——无论是手机还是手机加互联网——在女性、较贫穷的成年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以及其他传统上处于劣势的群体中往往更低。因此数字技术为普惠金融提供巨大的机遇。

此外,世界银行2019年报告多次提到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如蚂蚁金融、京东金融。报告显示,2018年7月,京东平台拥有3.2亿在线用户。蚂蚁金服使用大数据,在用户申请提交后不足一秒就可以发放贷款。蚂蚁金服的“3-1-0”在线借贷模式涉及3分钟的申请过程、1秒钟的处理时间和零人工干预。自2014年以来,400多万家中国小型企业从蚂蚁金服获得了贷款。新加坡叫车平台Grab最终在东南亚市场抢占了95%的市场份额,并在向其他额外服务领域(从食品订购到支付系统)扩展。据估计,Grab支付为该地区2/3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口提供了电子支付的机会。

移动支付方面,全球市场调研机构Merchant Machine发布了2018年全球移动支付平台统计数据,数据显示,中国、挪威、英国是移动支付三大市场,中国有47%的用户使用移动支付,挪威为42%,英国为24%,美国仅为17%。可见中国依然是移动支付最大的市场(见图3)。

图片关键词 

图3 各国使用移动支付的手机用户占比情况

根据易观2018年9月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专题研究2018》报告,移动支付整体规模连续4年高速增长,已经从2013年的1.3万亿元快速增长到2017年的超过109万亿元。行业整体增速连续4年超过100%。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3季度》数据,2018年三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438357.3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11.52%,一改环比下跌2.62%的局面。

支付宝以53.71%的市场份额继续稳居第一;腾讯金融市场份额为38.82%,位列市场第二。可见,以上两家仍占据着移动支付市场的绝对主导地位(见表2)。

表2 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份额

单位:%

企业名称

市场份额

支付宝

53.71

腾讯金融

38.82

壹钱包

1.23

联动优势

0.87

易宝

0.68

快钱

0.65

百度钱包

0.31

苏宁金融

0.28

其他

3.45

资料来源:易观。

 

四、新模式新业态在探索中不断涌现

(一)全球整体上看好共享经济发展

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表明,共享经济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商业趋势之一,预计将从2014年的140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3350亿美元。波士顿咨询集团智库亨德森集团(Henderson Group)估计,自2010年以来风险投资已经向共享经济市场投入了240多亿美元。亨德森集团的调查还表明,接受调查的美国消费者中有85%的人表示他们在共享产品的花费上更多。根据Statista的数据,2018年美国度假租赁收入超过1300万美元,预计年增长率将达到7.2%。还有一个趋势就是,预计到2020年医疗保健行业的年营业收入将达到8.7万亿美元,共享经济尚未对这个市场产生影响,但变革已经成熟。美国全国各地的医院在耗材和设备方面浪费了超过7650亿美元,共享经济则让一个城镇的多家医院充分利用一些闲置的设备。

一些机构也对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共享经济发展状况进行了衡量,瑞典智库迪博(Timbro)于2018年7月发布全球第一个共享经济指数,通过收集213个国家和地区286项服务的月度流量数据,使用自动网络抓取技术对其中23项活跃服务的供应商进行分析,数据表明,冰岛排名第一,大家普遍认为的美国、英国、中国等共享经济发展较快国家则处于较为落后的位置。如英国位列第27,美国位列第53,中国位列第150,未如预期。2018年11月28日,创新指数提供商Solactive发布一条共享经济指数,名称为Solactive Sharing Economy Index。近年来,共享经济服务的使用率不断上升,2017年美国有26%的互联网用户参与共享经济,预期2021年将增长到38%。该指数跟踪参与共享经济的公司,如汽车共享、酒店、私人租赁、点对点贷款和合作等,包括一些与Airbnb、Uber、Lyft等大型“独角兽”企业直接竞争的共享经济上市公司,同时也跟踪一些大量投资于共享经济企业的上市公司。

英国华威大学华威商学院在2017年7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共享经济用户在18个月内增长了60%,23%的英国人每个月使用共享经济的次数超过一次,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越有可能为Airbnb、Uber等支付费用。在英国,在eBay或Gumtree上出售二手商品是最受欢迎的方式,其中47%的英国人使用它们,而住宿、乘车共享和众筹使用率为50%。正如预期的那样,大伦敦是英国共享经济中最受欢迎的地区,67.6%的受访者使用它,苏格兰(67%)和威尔士(66.2%)也很高。乘坐共享是大伦敦最受欢迎的服务。

2018年3月,Uber和地区竞争对手Grab合并,前者在许多东南亚国家(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柬埔寨和缅甸)转向Grab。新加坡人口众多,供需匹配总是一个挑战,随着高速互联网、移动应用、信用卡和数字支付的普及,数字生态系统是让经济蓬勃发展的一个因素。许多退休的房主使用Airbnb来补贴他们的退休金。在Grab和共享递送公司的案例中,许多人使用这些平台来补贴他们的生活费用。

过去的2018年,对于中国共享经济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从2016年的快速崛起,到2017年的遍地开花,再到2018年的烦恼不断,共享经济行业经历了较大起伏。伴随一波波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诸多领域相关企业的倒闭停业、合并收购,社会上一部分人对共享经济提出质疑。共享单车的共享经济模式在2018年经历了难忘的寒冬,市场洗牌、管理失控、烧钱恶性循环、资本逃离,甚至挪用押金填补缺口,这些因素汇聚起来说明共享经济这一模式远远没有成熟。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利用社会闲散资源实现自由组合和效率最大化,但目前来看资本导向的发展方式让共享经济的发展路径出现了偏差。2018年,共享经济创新仍存,但是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也倒逼政府、企业重新思考共享经济的发展之路。

(二)我国跨境电商优势依旧

2018年7月,Forrester & Facebook发布的《2018全球跨境电商营销白皮书》显示,未来四年,跨境电子商务的增长速度将超过境内电子商务。到2022年,全球跨境电商的销售额将达6270亿美元,占电子商务的20%。而受中国带动,亚太地区在进出口方面都将成为规模最大的跨境电商市场。由于跨境网购能够让消费者找到更便宜或是在本土市场没有的商品,全球买家对跨境电商将会越来越感兴趣,而中国卖家的商品也将吸引越来越多的海外消费者。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18年11月1~11日,跨境电商进口商品销售额超过300亿元。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口交易规模达1.03万亿元,同比增长19.4%。截至2018年6月底,我国经常进行跨境网购的用户达7500万人。2018年7月,国务院同意在北京、呼和浩特、沈阳等22个城市新增设立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积极深化外贸领域“放管服”改革。截至2018年底,我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数量已达到35个。多地试验区推出相关改革措施,实现跨境电子商务自由化、便利化、规范化发展。2018年底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则指出,在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清单内商品实行限额内零关税、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按法定应纳税额70%征收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享受优惠政策的商品范围,新增群众需求量大的63个税目商品。财政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联合发布通知称,调整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税收政策,提高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的商品限额上限,扩大清单范围,通知自2019年1月1日起执行。作为我国的优势产业,跨境电商必将向全球化、品牌化发展。


专题篇

第四章 全球数据治理规则体系研究


随着互联网使用率的日益提高,数据和信息在个人、组织和机构中持续渗透,“数据是一种宝贵资源的观点”日益成为多方共识。越来越多的国家也都将数据治理上升到战略层面,数据思维和应用已经开始逐渐渗透到公共管理和政府治理范畴内,对政府治理理念、治理范式、治理内容、治理手段等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在此背景下,数据治理议题,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聚集了空前广泛的关注度,成为网络空间国际治理领域对话博弈的核心命题之一。一方面,围绕各类数据的利用,在以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以及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普及应用过程当中,人们不断拥抱更多的发展机遇;另一方面,围绕各类数据的保护,民众在快速数字化的环境中也持续面对来源更为广泛、程度更为深刻的安全风险。

一、 概论

在数字经济浪潮席卷全球的时代背景下,世界各国都面对着一系列全新的治理挑战。无可否认,海量数据的处理与应用构成了新型数字经济样态存在与发展的必要条件,时至今日,数据作为基础性战略资源的论断已然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随着欧盟GDPR、美国CLOUD法案,以及英国“数据保护法案”、加拿大“隐私法”、APEC隐私框架及CBPR等法律政策纷纷出台,以美欧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和地区正在构建围绕数据的治理规则体系,在数字经济领域针对数据资产进行“跑马圈地”。

二、美国利用数据治理规则强化其霸权地位

美国长期致力于推动数据全球自由流动,以实现数字贸易便利化,其有关数据权属的诉求主要是数据控制权和消费者隐私权。2018年3月,特朗普正式签署《澄清境外数据合法使用法案》(以下简称CLOUD法案),这使美国执法机构更易于跨境调取其公民海外信息,FBI将可凭借一纸传票,收集来自其他国家的电子邮件和个人信息,从而避开这个国家的隐私保护法和法律制度,直接反映了美国对数据控制权的诉求。加之,脸书事件以来,美国的消费者隐私保护要求有所加强。6月,美国加州快速通过了《消费者隐私保护法案》,联邦层面的隐私保护立法基本已提上议程。但不论是加州隐私法还是联邦层面的隐私保护法其严苛程度都远不及GDPR,立法理念也与GDPR有较大差异。总体而言,美国支持全球数据自由流动立场并没有改变。

(一)美国通过国内立法来推行其数据霸权

CLOUD法案采用“实际控制标准”代替“数据存储地标准”,只要数据到了美国企业、外国企业在美分支机构等与美国相关的数据控制者手中,美国政府部门就能够通过法律程序直接调取存储在境外的数据,达到“国内国外一盘棋考虑”。CLOUD法案极大地扩展了美国的数据主权和数据管辖范围,美国企业在全球互联网行业有多大的市场份额,扩展到多少国家,美国的数据主权就扩展到多大。

(二)美国拉拢盟友强推跨境隐私保护规则

美国还极力推行亚太经合组织(APEC)的“跨境隐私保护规则”(CBPR)体系。目前,包括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在内的美国传统盟友已经宣布加入,美国的全球数据管控网络已经形成。从综合效果看,美国先通过CBPR强化企业获取数据的能力,扩大企业的数据使用范围,再通过CLOUD法案将监管企业数据合法化,利用数据治理规则巩固霸权地位的目的越发明确。

三、欧盟在全球数据治理规则上呈现“防守”态势

目前,欧盟主要作为信息技术服务的消费方而非提供方,大型网络或信息技术产业发展较慢,因此欧盟在数据治理上的立场和美国有着明显的区别,更多偏向采取立法的手段来加大对数据的保护力度。其基本思路,一是通过强化本国监管,强化对于数据属地的强制性规定以及对数据安全的评估和审查;二是通过强化基本权利保护,加强数据主体对于个人信息的控制和司法救济,同时强化企业的数据保护义务。

(一)欧盟出台条例旨在完善欧洲单一市场

2017年9月,欧盟委员会发布《非个人数据自由流动条例(提案)》(Regulation on the Free Flow of Non-personal Data)(以下简称《提案》),《提案》将限制欧盟成员国的数据本地化要求的范围,打造一个欧盟公共数据空间,创造一个更具竞争力的数据存储和其他处理服务的统一内部市场,这将成为欧盟数字单一市场战略的重要推动力。2018年10月,欧洲议会正式投票通过《非个人数据在欧盟境内自由流动框架条例》(Regulation on a Framework for the Free Flow of Non-personal Data in the European Union),旨在在欧洲单一市场内,消除非个人数据在储存和处理方面的地域限制,所谓的非个人数据,主要包括机器生产和商业销售产生的数据。

(二)欧盟通过GDPR限制境内数据出境

2018年5月,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生效施行。这项法律并不是一项指令(Directive),而是生效之后欧盟国家都必须保证实施的法律。其核心内容要素主要包括与数据本地化要求有关的规则、向主管部门提供数据的可用性以及专业用户的数据迁移等相关问题。GDPR通过对全球范围内所有在欧盟区销售产品、提供服务、保存及处理欧盟公民数据的厂商进行监管,以保护数据处理过程中欧盟公民的个人信息。相比于欧盟以往法案和其他国家法律,GDPR适用范围更广,对数据处理要求更加严格。无论企业的业务机构是否设立在欧盟境内、数据处理或控制行为是否发生在欧盟境内,只要数据涉及欧洲公民,都必须遵守该条例。GDPR对用户条款、数据接收者及数据保护官等进行强制要求,详细规定了个人信息处理的基本原则,如最少够用、目的限定、存储期限最小化等,保证数据处理过程绝对尊重数据主体隐私,防止个人信息被泄露和滥用。换言之,欧盟立法者希望通过GDPR的体系化制度设计强化提升欧盟主体对于自身个人数据享有充分的控制权,同时通过统一化的规范设计改进现有的监管机制,为个人数据处理主体的合规风控提供更为明晰的行为指南,降低业务运营的不确定性。另外,通过提升数据治理水平助益欧盟的“数字单一市场”建设规划,进而在数字经济浪潮中谋求世界级领袖地位。

(三)欧盟利用数据治理规则建立贸易“朋友圈”

GDPR为欧盟构建起极严的数据使用壁垒,同时也使欧盟的个人信息保护与反垄断监管相结合,提供挑选“盟友”和拉拢贸易伙伴的新途径,打破美国的监控式资本主义在欧洲发展的可能性。欧盟可以挑选认可程度比较高的国家或地区进行“充足保护”认定,进而使这些国家或地区的企业优先通过GDPR认证,优先进入欧盟市场,使用欧盟公民的数据。这些高度认可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等,与物理世界中的贸易伙伴大体相似。所以GDPR本身带着现实世界映射的一套规则,通过网络空间的规则,又能促进欧盟与这些国家的更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进一步巩固贸易“朋友圈”。

四、其他国家也围绕数据治理制定相关规则,但多处于从属地位

英国为配合欧盟实施GDPR,并在脱欧后保持与欧盟的数据贸易,出台了新的《数据保护法案》,强化数字经济时代的个人数据保护。新《数据保护法案》虽然保留了旧版法案的框架,但采纳了许多GDPR的核心理念,尤其是增加了数据可携带权和被遗忘权的规定,强化了机构的数据保护责任,实行严格的行政监管,以及增进与刑事司法机构之间的合作;并在儿童信息保护、故意或过失数据处理定罪等方面提出了比GDPR更严格的标准,让英国民众对其个人数据安全具有信心。日本则是按照APEC隐私框架和CBPR条例对本国《个人信息保护法》进行了修订,制定向境外传输数据的规则和指南,规定“数据主体同意”的跨境数据传输模式,同时还设立了“个人信息保护委员会”作为独立监管机构。日本政府以新《个人信息保护法》的“保护充足性”为媒介,与欧盟达成了“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并成为从欧盟获得保护充足性认定的首个亚洲国家。

五、全球数据治理规则体系相关动向

围绕数据治理的国际谈判,正在G20、APEC等多边机制,以及WTO、FTA等具有强制约束力的贸易规则体系中蔓延。数据治理规则的讨论和制定已经不只限于美、欧等国家或经济体为主导的单边规则,逐渐由APEC、RECP等区域合作议题发展到G20、WTO等全球范围的议题,并作为重要规则要素渗透到具有强制约束力的贸易规则体系中。2019年在日本召开的G20峰会已经确定讨论数据治理相关议题,未来关于数据治理的讨论有可能向上延伸到G20顶层设计中。与此同时,美欧等数据治理规则体系较为完备的国家和地区,利用WTO、FTA等贸易规则或APEC等多边机制推广自己的数据治理方案,拉拢其他国家进入自己的规则体系,在获取庞大数据资源的同时,扩充经贸合作伙伴列表。

(一)各国抢抓数据治理规则

目前,各国纷纷布局数据治理规则,保护本国数据,抢占新一轮国际竞争先机。美国CLOUD法案以霸权主义的姿态强行获取别国数据,欧盟通过GDPR树立严格的数据使用壁垒,英国、日本等国也相继出台政策法规进行数据治理。围绕政府、企业、个人三个主体的数据治理体系正在加速构建,以国家数据主权为基础的数据本地化存储、跨境数据流动、跨境执法和管辖、个人隐私保护等规则成为各国数据治理规则关注焦点和主要分歧点。未来,数据治理规则必然成为国际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各国将广泛参与全球数据治理的国际规则制定,维护本国数据利益和国家安全。

(二)网络主权和数据主权是数据治理规则体系中的重点

网络主权和数据主权确立了网络空间中各个主权国家的权力边界,代表了国家掌控本国相关数据的权力和正当性。美国CLOUD法案、欧盟GDPR等数据治理体系都是围绕数据主权,建立符合自身利益的制度和规则,保护本国数据资源不受侵犯,并尽可能获取和管辖本国之外的更多数据资源,扩大本国的利益。因此,网络主权和数据主权的界定问题也成为我国建立全球数据治理体系和数据治理规则的关键点,通过合法行使网络主权和数据主权,构建维护我国基本利益的数据治理体系,掌握国际规则制定的决定权和话语权。

(三)数据安全有待强化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所隐含的价值逐渐显现,成为关系国家安全与发展的重要战略资源。此前美国大选中,一家具有俄罗斯背景的数据分析公司通过Facebook获取了5000万美国用户信息用于预测美国大选,在一定程度上对特朗普当选做出了重大贡献。个人隐私数据的泄露和滥用,已经不再局限于敲诈勒索、信用卡盗刷等个人财产和人身安全问题,更能影响政治生态、舆论形态,扰乱社会秩序,对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重大影响。自棱镜门、Facebook数据泄露等事件发生以后,美国加大对个人信息保护力度,利用CLOUD法案等法律和规则增加执法机构的证据获取途径,让Facebook等跨国企业不再存有数据存在境外而无法监管的侥幸心理,加强企业自律行为,对数据进行严控,积极配合政府监管与执法。欧盟则是发挥政府的作用,通过GDPR的严苛条例来规定个人数据的获取、使用、传输等保护措施,强制要求企业更改自身数据使用方案以达到合规,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重大事件发生。

(四)美欧意图主导全球数据治理体系

美国CLOUD法案虽然提供了外国执法部门调取存储在美国的通信内容数据的通道,允许符合“适合外国政府”条件的国家与美国政府签订行政协定调取美国境内数据,但是我国并不符合CLOUD法案可交换数据国家的条件,无法通过此法案来获得数据。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可以直接给美国公司(如苹果、微软等)下令,随时调取存储在中国的数据;而中国执法机构只能通过双边司法协助程序,来跨境获取存储在美国的数据,且极为困难。根据苹果公司的声明,2013~2017年,虽然收到了来自中国有关部门的176项调取数据请求,但他们并没有向中国监管机构提供任何用户账户内容。欧盟的GDPR则是建立严苛的数据保护标准,将我国的企业排除在外。我国不在欧盟认可的“充分性保护国家”名单中,意味着欧盟可以借助GDPR中界定不明晰、带有主观因素的条款,对我国企业实施更严格的标准,进行歧视性执法。例如,GDPR中规定最高罚款2000万欧元或企业营业总额的4%,但并不是所有企业都会按最高额度进行罚款,在当前中欧关系背景下,欧盟极有可能优先处罚我国企业,并处以更高标准的罚款。

(五)我国数据主权保护和数据治理体系相对薄弱

美欧已经通过CLOUD法案、GDPR等法律规则构建了较为完整的数据治理体系,包含数据主权、跨境数据流动、跨境执法、个人隐私保护等方面。相比之下,我国通过《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等法律和相应国家标准对数据本地化存储、数据跨境流动、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的规则进行界定,但个人信息保护程度还比较薄弱,存在因个人信息泄露而危害国家安全的风险,数据治理体系尚不够完善。以我国《网络安全法》规定的数据本地化存储为例,数据本地化只能保证我国执法机关调取数据的便利性,并不能防止我国数据被别国政府机构调取。对于CLOUD法案中允许美国通过跨国企业获取中国境内用户数据的行为,我国尚没有合适的应对方案,这可能对我国数据主权和数据安全造成严重威胁。此外,我国也尚未制定国内执法部门合法调取境外数据的规则,加快数据治理步伐已经迫在眉睫。

 

第五章 全球数字贸易发展情况研究


一、概论

(一)定义

对数字贸易,目前,世界贸易组织(WTO)中的非正式文件、提案,以及各类国际经济组织虽然都开始使用数字贸易的概念,但都没有明确定义,较被广泛认可的一种概念是基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所提出的,其认为数字贸易是“基于互联网和互联网技术的国内商业和国际贸易活动。其中,互联网和互联网技术在组织协调、生产或者传递产品、服务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1]。与传统国际贸易相比,数字贸易主要具备三大特征:以互联网为基础,以数字交换技术为手段,以互联网传输为媒介;为供求双方提供交互所需的数字化数据信息,实现以数字化数据信息为贸易标的;商业模式创新,提供的内容既包括产品,也包括数字服务。

表1 不同组织机构对“数字贸易”的相关定义

组织机构

概念名称

概念内容

提出时间

世界贸易组织

电子商务

通过电子方式生产、分销、营销、销售或交付货物和服务

1998年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

数字贸易

通过互联网传输产品和服务的国内商务和国际贸易活动:一是数字化交付内容,如音乐、游戏;二是社交媒体,如社交网络网站、用户评价网站等;三是搜索引擎;四是其他数字化产品和服务,如软件服务、在云端交付的数据服务

2013年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

电子商务

通过计算机网络进行的购买和销售行为。对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而言,电子商务涉及搭配实物商品以及以数字方式提供的无形(数字)产品和服务

2015年

欧盟

数字贸易

被定义为“个人和企业可以在公平竞争的条件下无缝访问和行使在线活动的区域,无论其国籍或居住地”。这一举措超越了改善数字贸易环境的改革;它包含了电信行业日益激烈的竞争,以及数据保护和隐私条款的改进

2016年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

数字贸易

《数字贸易的主要障碍》报告认为“数字贸易”应当是一个广泛的概念,不仅包括个人消费品在互联网上的销售以及在线服务的提供,还包括实现全球价值链的数据流、实现智能制造的服务以及无数其他平台和应用

2017年

浙江大学“大数据+跨境电子商务”创新团队

数字贸易

数字贸易是以现代信息网络为载体,通过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实现传统实体货物、数字产品与服务、数字化知识与信息的高效交换,进而推动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型并最终实现制造业智能化的新型贸易活动,是传统贸易在数字经济时代的拓展与延伸

2018年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二)发展阶段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推进,全球交易的数据量急剧增加,处理速度也大幅提升。现在,互联网和移动电话的普及已蔓延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包括新兴国家,数字市场正在迅速扩大。网络空间不仅被认为是经济中不可或缺的领域,而且也被认为是世界各国政治和安全等各方面不可或缺的领域。世界贸易的发展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扩大传统贸易,随着运输成本的降低,逐步将生产的产品运往边境消费区。在这个阶段,交易的物品主要针对最终产品,消费者可以轻松地以较低的价格获得新产品和更便宜的产品。第二阶段是全球价值链(GVC)贸易,通过缩减运输成本和各种可调整的成本,细分生产工艺,跨越产品地缘边界,基于中间产品贸易增加,GVC向包括新兴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地蔓延。第三阶段是数字贸易,通过分享想法传输数据,大幅降低信息沟通成本来实现。随着数字贸易的扩展,世界连接性得到了显著改善,有助于创建新的商业模式,提高生产力。

二、现状

国际机构从20世纪90年代后半段就认识到国际贸易中“数字贸易”的重要性。但是总体而言,就国际贸易来说,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国际范式。因此从既有的统计体系中来测算数字贸易较为困难,借助于OECD的定义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Information Economy Report 2017来分析全球数字贸易,可以看到全球数字贸易发展的概貌。根据相关研究,数字贸易可分为数字货物贸易、数字服务贸易、跨境电子商务、跨境数据流动等四个方面。

(一)全球数字货物贸易

全球数字货物贸易,是指围绕全球半导体、通信类机器等物品进行的跨国境交易。2002年全球数字货物贸易规模为11587亿美元,到2017年增加了1.5倍为29505亿美元。该增长率与除去数字货物贸易后的统计结果表现出来的增长率相似,因此认为,2002~2017年数字货物贸易占比实际上有所减少,由18%减少为17%。

通过分析数字货物贸易的详细品目发现,2007~2017年,数字商品的年增长率(CAGR)为3.0%以上的商品为通信机器、半导体等电子零件类、记录仪、医疗电子仪器、半导体制造机械、产业用机器人、3D打印机,即促进数字化的关联商品。与之相反的较低增长的数字商品为计算机及周边零件、其他电子零件、音像类机器等以前推进数字化的品类。

结合2017年的数字货物贸易的国家和地区排名来看,出口排名前五的国家和地区为中国、美国、韩国、德国、荷兰;进口排名前五的国家和地区为中国、美国、德国、荷兰、日本。2017年中国的进出口约三成为数字商品。中国、韩国、中国台湾、越南等亚洲国家和地区相较于发达国家而言,都显示了较为强劲的增长势头,美国、德国、荷兰持续正增长,基本维持了2007年以来的排名。

 表2 全球各国各地区数字货物贸易排名(2017年)

单位:百万美元,%


排名

国家和地区

2017年金额

2017年占比

2007年占比

2007年排名

年增长率

出口


世界

2950495

100



3.0

1

中国

706212

23.9

18.2

1

5.9

2

美国

251658

8.5

9.9

2

1.5

3

韩国

166316

5.6

4.7

6

4.8

4

德国

166271

5.6

7.3

4

0.4

5

荷兰

148611

5.0

5.3

5

2.4

6

日本

140407

4.8

7.5

3

-1.5

7

中国台湾

138711

4.7

3.7

7

5.4

8

越南

88899

3.0

0.1

39

40.5

9

墨西哥

87959

3.0

3.1

9

2.5

10

马来西亚

83425

2.8

3.5

8

0.9

进口


世界

3163683

100



3.2

1

中国

522199

16.9

12.7

2

6.1

2

美国

451754

14.3

14.4

1

3.1

3

德国

155163

4.9

6.3

3

0.6

4

荷兰

132979

4.2

4.4

5

2.8

5

日本

120197

3.8

4.1

6

2.3

6

新加坡

114841

3.6

4.4

4

1.1

7

韩国

113813

3.6

3.1

8

4.7

8

中国台湾

88929

2.8

2.3

12

5.3

9

墨西哥

87684

2.8

2.7

10

3.6

10

英国

65548

2.1

3.7

7

-2.6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二)全球数字服务贸易

全球数字服务贸易是指软件开发以及在线服务等跨国境的服务贸易。2005年的全球跨境服务贸易为2028亿美元,2017年实现1.6倍增长,达到5273亿美元。同时期,潜在数字服务贸易(通过ICT网络向海外提供的服务)从2005年的6783亿美元增长1.3倍达到15487亿美元。2005~2017年年均增长率,数字服务贸易为8.3%,潜在数字服务贸易为7.1%,均高于全球服务贸易的6.0%的增长率。同时期,数字服务贸易占全球服务出口的比重从7.6%增长到9.9%;潜在数字服务贸易的比重从25.5%扩大到28.9%。

从广义的潜在数字服务贸易来看,金融服务占比为30%,计算机服务及知识产权使用费占比为25%。从2005~2017年的年增长率排名来看,前三名分别是计算机服务、信息服务、专利使用费。

2017年的数字服务贸易出口排名前10的国家和地区为爱尔兰、印度、美国、德国、中国、英国、荷兰、法国、瑞典、瑞士;数字服务贸易进口排名前10的国家和地区为美国、德国、中国、法国、荷兰、瑞士、英国、日本、新加坡、意大利。

表3 全球数字服务贸易排名前10国家和地区(2017年)

单位:百万美元,%


排名

国家和地区

2017年金额

2017年占比

2005年占比

2005年排名

年增长率

出口


世界

527339

100

100


8.3

1

爱尔兰

85159

16.1

10.1

2

印度

54863

10.4

8.3

1

10.3

3

美国

38936

7.4

7.7

2

8.0

4

德国

36782

7.0

5.5

4

10.5

5

中国

27767

5.3

1.1

11

23.0

6

英国

25589

4.9

7.1

3

4.9

7

荷兰

25065

4.8

8

法国

18311

3.5

1.5

9

瑞典

14305

2.7

1.9

9

11.3

10

瑞士

13193

2.5

2.8

6

7.3

进口

1

美国

40221

7.6

7.9

1

8.0

2

德国

32953

6.2

6.1

2

8.5

3

中国

19176

3.6

1.1

10

19.7

4

法国

17807

3.4

2.8

5

荷兰

17007

3.2

6

瑞士

16745

3.2

3.6

5

7.0

7

英国

14146

2.7

4.7

3

3.4

8

日本

13676

2.6

1.5

6

13.3

9

新加坡

12643

2.4

0.6

17

22.2

10

意大利

10312

2.0

3.8

4

2.4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2016年,潜在数字服务贸易出口排名前10的国家和地区为美国、英国、爱尔兰、德国、荷兰、卢森堡、印度、瑞士、日本、法国;潜在数字服务贸易进口排名前10的国家和地区为美国、爱尔兰、荷兰、德国、中国、卢森堡、法国、日本、英国、新加坡。

 表4 全球潜在数字服务贸易排名前10国家和地区(2016年)

单位:百万美元,%


排名

国家和地区

2016年金额

2016年占比

2005年占比

2005年排名

年增长率

出口


世界

1451372

100

100


7.2

1

美国

278711

19.2

20.3

1

6.6

2

英国

154366

10.6

16.1

2

3.2

3

爱尔兰

105312

7.3

7.0

4

德国

85803

5.9

5.5

3

7.9

5

荷兰

74548

5.1

6

卢森堡

69257

4.8

4.6

5

7.5

7

印度

63298

4.4

2.8

7

11.4

8

瑞士

63104

4.3

5.5

4

4.9

9

日本

57085

3.9

3.7

6

7.7

10

法国

55273

3.8

2.6

进口

1

美国

157551

10.9

4.7

2

爱尔兰

99047

6.8

7.5

3

荷兰

76029

5.2

4

德国

61012

4.2

5.0

2

5.6

5

中国

53645

3.7

2.2

8

12.2

6

卢森堡

51752

3.6

2.9

5

9.2

7

法国

50147

3.5

4.3

8

日本

46907

3.2

3.5

3

6.5

9

英国

45790

3.2

5.9

1

1.3

10

新加坡

42545

2.9

2.0

9

10.9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三)全球跨境电子商务

全球跨境电子商务是指,只面向国外的电子商务(B2C)。根据阿里巴巴和埃森哲的预测,全球B2C跨境电子商务市场规模由2014年的2360亿美元扩大到2017年的5300亿美元,增长1.2倍。

根据UNCTAD的数据,比较2015年全球商品进口排名前10国家的跨境电子商务额,发现美国、中国、英国、德国、加拿大等国基于跨境电子商务的进口额相对较高。

 表5 全球各国跨境电子商务进口占总进口比重

单位:%

国家

跨境电子商务占总进口的比重

美国

21.2

中国

20.6

英国

6.3

德国

4.8

加拿大

3.7

法国

2.1

韩国

1.6

意大利

1.6

日本

1.1

荷兰

0.2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接入互联网设备的普及,跨境电子商务市场会持续扩大。根据Paypal的研究,中国在过去一年内的跨境电子商务35%是由智能手机完成的,含智能手机在内的非PC机器的跨境电子商务购入比重达52%,中国也是基于调研的32个国家中比重最高的。泰国、阿联酋、印度、埃及等其他国家,非PC机器的使用比重也超过四成。

(四)全球跨境数据流动

全球跨境数据流动,是指跨越国境的数据操作等内容。与跨境数据流动量相近似的是跨境互联网带宽的扩量,从2001年的1608吉比特/秒扩大到2016年的264968吉比特/秒,增幅达到164倍。亚洲整体占全体的36.8%,欧洲占31.4%。

表6 全球跨境互联网带宽幅度(2016年)

排名

国家和地区

跨境互联网带宽

(吉比特/秒)

2016年占比(%)

2001年占比(%)

2001年排名

2016年/2015年(倍)

2016年/2001年(倍)


世界

264968

100

100

1.4

165

1

中国香港

37927

14.3

0.4

21

1.3

5288

2

美国

31589

11.9

17.0

1

1.3

115

3

英国

27328

10.3

14.8

2

1.2

115

4

中国台湾

13428

5.1

0.4

20

8.9

1858

5

中国

11017

4.2

0.5

19

2.4

1450

6

日本

9668

3.6

1.4

13

1.3

426

7

巴西

8106

3.1

0.4

24

1.5

1336

8

德国

7945

3.0

12.9

3

1.2

38

9

印度

6115

2.3

0.1

35

3.2

4146

10

俄罗斯

5461

2.1

0.2

27

2.0

1437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图片关键词 

图1 各区域内、区域外通信占全球的比重

根据美国TeleGeography的数据,从2017年各地区的区域内、区域外的跨境通信容量来看,欧洲区域内的通信量占到全球的一半多,其次是北美与中南美之间、亚洲区域内为一成左右,北美与欧洲间、北美与亚洲间、欧洲与中东间占5.3%~6.1%。

结合主要国家和地区的通信情况来看,跨境互联网带宽幅度最大的中国香港在亚洲区域内的通信量占据了80%,成为亚洲的互联网枢纽。日本、中国台湾正在成为亚洲与美国之间的通信中转地点。美国除中东及非洲以外,基本与全球都具备通信条件,并且还是中南美与其他地区通信的中转站。

三、各国发展数字贸易的侧重点

数字贸易作为一种新型贸易方式,其主要依托互联网体现出自由化和开放性等特点,不同的国家对于数字贸易的态度各不相同。

(一)美国

美国是最积极推动世界数字贸易自由化的国家之一。促进美国自由化的立场是由于其自身公司的强大竞争力,可能成为数字贸易障碍的法规,例如,对电子传输征收关税和建立数据服务器,阻碍了全球竞争激烈的美国公司进入新市场。对于国内公司而言,重要的是要向海外扩张,以确保美国政府通过建立自由贸易协定和其他国际规则来确保其他国家的市场准入。

美国通过自由贸易协定推进了电子商务规则。与约旦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于2001年生效(《自由贸易协定》第7条),成为全球首个关于电子商务的自贸协定,此后,2004年1月生效的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和智利自由贸易协定均将电子商务作为一个独立的章节。

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5月向世贸组织报告的有275个自由贸易协定,美国已成为仅次于新加坡的拥有自贸协定最多的国家。根据该研究,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中有许多其他自由贸易协定共同的项目。美国签订的FTA中,把电子商务作为独自章的11项FTA,与TPP的条款作比较发现从2004年智利或者新加坡FTA以后,其规则范围在不断扩大。对于在WTO中被广泛议论的电子传输的关税,美国在2004年签署的FTA中,都是以不附加关税的立场一以贯之。加之,对于视频、音乐文件等电子内容,给予与物理物品一样的待遇,也就是说,对于电子内容无差别对待。与澳大利亚、秘鲁、韩国以及哥伦比亚签订的FTA中除了上述条款外,还加入电子认证及电子证照、贸易文书电子化等规定,在线交易的消费者保护的条款也被记录。与韩国签订的FTA,还加入在保护个人隐私的前提下,不设置阻碍的条款等内容。

从美国提交WTO的议案可以明显看出美国极力促进数字贸易自由化的趋势。2016年7月(JOB/GC/94)、2018年4月(JOB/GC/178)的提案,电子传输的不附加关税、电子内容无差别待遇、自由登录网站的网络环境、不妨碍数据自由流动等在传统FTA里未曾出现的项目,也成为美国在国际上的主张。此外在TPP里明文化的数据本地留存的禁止、技术转移的禁止也被提及。

美国促进数字贸易自由化的举措,并不单停留在FTA和WTO,美国与欧盟达成“隐私盾”协议,截至2018年6月,已有3215家美国企业进行了符合该协议的登录。此外,美国还参加了跨境隐私保护规则(CBPR),CBPR官方网站显示,目前有八个国家和地区加入CBPR,分别是美国、墨西哥、日本、加拿大、新加坡、韩国、澳大利亚和中国台湾。

(二)欧盟

比起在国际上高度推崇数字贸易自由化的美国,欧盟更加考虑本区域内的数字贸易自由化。欧盟委员会于2015年5月提出了设立电子单一市场(DSM)的构想,旨在消除区域内的电子贸易壁垒,促使区域内的商业活动更加广泛。

在DSM构想这一背景下,欧盟认为其自身数字经济发展存在危机。2015年,欧盟认为其线下的单一市场具有较强的壁垒,严重阻碍了其数字贸易发展。例如,中小型企业在欧盟范围内从事跨境电子商务的比例为7%,与此相对的是,美国公司占据该地区54%的数字市场,这是推行DSM的重要原因。实际上,美国主要的互联网企业都在欧洲开展业务,大多数的欧盟居民、企业都在利用美国企业的服务。欧盟委员会为了避免在欧盟内被创造出的研究和产业数据在域外分析这种问题发展,也提出了需要发展“欧盟科学开放云”的必要性。

欧盟在FTA和WTO上对于数字贸易而言,不像美国这么积极。回溯欧盟签订的FTA,涉及电子商务的FTA基本上是于2008年EU·CARIFORUM·FTA开始较多出现的。虽然在与他国签订的FTA中电子商务也会被当作其中一章,但整体上而言,欧盟还是将电子商务作为“服务贸易、设立、电子商务”章。此外,欧盟在推进进入他国市场的数字贸易自由化上,也采取了较为慎重的姿势。如,在2017年9月暂定适用的欧盟加拿大FTA,对于个人信息保护尚未形成“关联国际机关的国际水平”的规则。关于数字贸易环境整备而言,电子署名、垃圾邮件的对话虽然也有所涉及,但是整体依然还是在稳步推进过程中。总体上,欧盟的FTA虽然设立的重点很多,但是很少见如TPP中所提及的促进数字贸易自由化的表述。

参考2018年5月欧盟向WTO所提出的议案(JOB/GC/188),欧盟的诉求是电子契约、电子认证、消费者保护、垃圾邮件、事前认证禁止以及不附加电子传输关税。

2018年5月开始适用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被认为是推进数字单一市场构想中最大的支柱。此外,对于欧洲经济领域外(EEA)没有达成十分认证水平的国家和企业,将有严格的限制。GDPR的前身《数据保护指令》对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影响都非常大。根据UNCTAD的研究,毛里求斯和南非等实行的数据保护规则一般是参照欧盟标准来制定的。除此以外,2010年达成的东非共同体的数据保护条例的框架、西非共同体个人数据保护法令、2014年非盟网络空间安全和个人数据保护的法律框架等,都受到欧盟数据保护条例的影响。

(三)中国

中国对比西欧来说,互联网利用率还不算太高,基础设施整备也未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准。不过从2016年以后,中国的互联网利用人数已经超过全国人口的一半,从国家来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互联网人口最多的国家,互联网企业数量也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多。

中国与澳大利亚达成的FTA触及消费者保护和数据保护。但无论是消费者保护还是数据保护,都强调了满足自己所需的“合适”的权利。

中国对外的姿态与对WTO的姿态始终较为一贯。分析MC11上中国向WTO提出的提案(WTO/GC/142)发现,主张最强烈的是加强发展跨境电子商务的保税区及保税仓库的导入。除此之外,贸易文件的电子化、电子认证、电子商务规则透明化、促进电子商务便利化发展的项目相关内容均被提及。但对于各国、各地区的市场开放等问题倾向于保守。

(四)非洲国家

在数字贸易上落后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非洲几乎大多数国家都不认同数字贸易全面自由化。根据欧洲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ECIPE)关于数字贸易规则的研究,俄罗斯、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对数字贸易均有着较为严格的限制。一般来说,通过执行数字保护主义来实现发展本国企业的国家并不在少数。经济数字化带来的不仅仅是通信业和电子商务的发展,通过提高各类产业效率,进一步增强国家竞争力,较多发展中国家将数字贸易视作数字开发路径之一。

非洲国家与其他地区相比,在互联网环境等基础设施上的差距依然较大。2017年7月非洲国家举办的小组讨论报告(JOB/GC/133),提出了其他国家在发展数字经济上所采取的数据本地化措施、互联网过滤、技术转移等国家积极作为的相关政策。在WTO框架下,非洲国家也主张保有一定的“政策执行余地”(Policy Space)。非洲国家在2017年11月向WTO提交的议案(JOB/GC/155)中,主张提出应承认赋予相关国家在发展数字化企业保留相关规则制定的权利。对于电子传输以及商品或者数字化服务导入关税也一并纳入讨论范围。

2017年9月,在WTO上举办的公开讨论也听到了类似的声音。推进数字贸易自由化与数字贸易自由化妨碍了发展中国家产业发展的声音同时被议论。如,南非WTO代表认为,数字贸易自由化的规则是反开发的(Anti-development),并且妨碍本地企业的发展。对于数字贸易而言,就目前而言,全球整体需要一个具有广泛认同的国际框架这一基本认识,已形成了广泛共识;但就规则制定而言,国家与国家之间仍然存在较大的分歧和隔阂。

四、全球贸易规则框架下数字贸易规则发展新动态

2017年12月,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第11次WTO领导人会议(MC11),没有发布领导人宣言,这为今后数字贸易规则在WTO下展开谈判埋下了伏笔。在一些领域,部分国家已经展开了讨论,电子商务规则的讨论是其中之一。美国、日本、欧盟等71个国家和地区,将在电子商务贸易关联领域展开面向WTO规则重塑的谈论。

在WTO框架下讨论电子商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1998年5月,在瑞士召开的第二次领导人会议就发表了《关于全球电子商务的领导人宣言》。基于这一宣言,一般理事会、服务贸易理事会、货物贸易理事会、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理事会提出了关于各自领域的规则如何适用于电子商务的讨论。另外,直到第三次领导人会议的这一段时间,各成员就电子传输不附加关税事项达成一致。至此以来,基于领导人宣言和部长宣言,上述4个理事会和委员除继续推进相关工作以及确定电子传输不附加关税以外,关于其他电子商务规则制定的事项仍然还是探索状态。为打破这种局面,WTO的71个国家和地区着手准备讨论关于电子商务的相关事项。

MC11所发布的共同声明提出,第一次相关国家的会议于2018年第一季度召开。基于此,2018年3月召开了第一次会议,除上述71个国家和地区外,加上中国在内的80个国家和地区也参与进来。

表7 发起电子商务会议的国家和地区

地域

国家和地区

亚洲

文莱、柬埔寨、日本、韩国、中国香港、老挝、马来西亚、缅甸、新加坡、中国台湾、卡塔尔、哈萨克斯坦、土耳其、以色列、科威特、巴林

美洲

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墨西哥、巴拿马、乌拉圭、秘鲁、美国、巴拉圭

欧洲

阿尔巴尼亚、欧盟、冰岛、列支敦士登、马其顿、摩尔多瓦、黑山、挪威、俄罗斯、瑞士、乌克兰

非洲

尼日利亚

大洋洲

澳大利亚、新西兰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MC11以后,2018年6月末,相关国家均提出了基于各自领域的关心点和议案。特别是在网络基础设施以及提高在线交易安全的规则制定上,所提出的诉求较多。除此之外,更好数字贸易发展环境的议案也比较多。

表8 MC11以后WTO所提出的关于电子商务讨论的议案

项目

主要内容

隐私保护

通过整备各国各地区的个人信息保护相关的规则,为电子商务创造更好的环境

消费者保护

在各国各地区整备在线商务相关的消费者保护法

垃圾邮件

正式被定义为“没有被要求的商业电子信息”。基于构筑消费者更为安心的在线交易环境,整顿更好的网络氛围

电子签名

不限于电子签名更好地推进贸易,也被寄予更好地扩大交易规模

电子支付

为了进一步拓宽数字贸易范围,希望整备更安全的电子支付环境

电子传输的加税

讨论现行对于电子传输不附加关税的事宜

电子信息的跨境流动

数据的跨境流动是数字贸易的根本。美国的提案主张,贸易规则不应该对数据流动加以限制

公共政策的使用范围

为推进数字贸易,讨论数据能够自由移动的度是多少,为保障地区安全,政府可以设置的政策宽容度

贸易关联文书的电子化

满足电子通关所需的电子信息和文书

市场准入

GATT和GATS等已有的WTO贸易相关规则怎么更好地推进贸易自由化,以及现有规定如何更好地适用于数字贸易发展

开发与协助

数字贸易的发展与发展中国家的开发有着密切的关系,从开发的观点来看,怎么展开更好的国际议论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除了上述能够看到的各国各地区都关心的领域外,关于数字贸易的规则制定方面,也有着不同的声音,存在一定的对立。例如,关于数字贸易中数据、信息如何移动,各国各地区都制定了与之相对应的规则。

表9 相关国家在WTO的诉求

国家和地区

特征

美国

为了更好地支援本国企业,推进容易进入他国市场的数字贸易自由化措施

通过与第三国签订FTA的形式,推进跨境数据流动高度自由化,借此督促WTO的改革

与主要国家加强数据流动的合作,如与欧盟签订协议

欧盟

以解决欧盟内部企业竞争力低下问题,发表了数字单一市场(DSM)的构想,撤销阻碍内部市场的贸易壁垒

虽然签订了较多关于电子商务的FTA协议,但对于数字贸易自由化整体仍然比较慎重

中国

被认为是数字贸易保护主义,制定了诸多贸易规则,妨碍外国市场进入

与韩国和澳大利亚签订了关于推进电子商务的FTA,但对于市场准入和扩大数字贸易自由化仍然谨慎

非洲等国

为了扶持当地数字化企业及发展本国数字经济,强调需要实行产业政策。各国关于推进自由化的数字贸易,对于本国产业政策造成挤压,持反对意见

日本

借助于参与TPP谈判,整体上倾向于形成自由化程度较高的规则

资料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

第六章 人工智能和制造业融合发展研究


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主体,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承担着重要的历史使命。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再次强调,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制造业、农业、服务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人工智能在制造业的融合应用是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重点方向,是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发展的关键领域。

一、我国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处于探索阶段,应用程度日趋加深

两化融合是长期坚持的重要战略。在政策引导下,信息技术已广泛融入制造业企业的研发、生产、经营、管理等环节,为我国制造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奠定了良好的数字化基础。

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开展的关于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发展情况的调研发现,63.69%的受访制造业企业探索性地在产品设计研发、生产制造、供应链管理等不同场景进行了人工智能的应用[1]。这些受访企业代表了我国制造业前19.3%的企业的水平(即已达到两化融合“集成提升”及以上阶段的企业比重),也就是说,我国仅有约13%的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应用规模有待提高。并且相较于86.25%的企业应用数据分析技术,人工智能的普及程度更显得不足,实现人工智能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通过对比企业生产经营各环节应用数据分析与人工智能的情况可以发现,在产品设计、生产计划、生产流程管理、质量管理等数据分析条件较好的环节,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差距较大,如企业在生产计划与控制环节应用数据分析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比重相差近30个百分点。有些先进企业已经走在产业、行业前沿,积极开展智能化改造,利用新技术改造原有生产经营流程,提升产品生产、企业经营能力和竞争力;而另一些企业仍在寻找转型升级道路或继续保持观望,利用自身已有的信息化技术、数据分析能力维持现有的生产模式,但其市场领先优势正在被慢慢消耗殆尽。

通过对比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比例与各环节应用比例可以发现,各个环节应用比例与总体比例差距较大,例如,生产流程优化环节为各环节中应用比例最高,达42.66%,但仍与总体比例的63.69%相差21个百分点,差距极为明显。这说明目前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环节较为分散,仅仅产品设计、生产计划等单个环节单独应用,较少有企业能实现贯穿生产制造全流程、产品全生命周期的人工智能技术集成式应用。

图片关键词 

图1 我国制造业企业人工智能应用情况

(一)从行业角度来看,电子信息行业对于应用新技术的需求强烈

处于电子信息行业的生产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比例最高,达到80.25%,领先其他行业14个百分点以上。电子信息行业的生产流程精细化程度较高,需要利用机器来高效、准确地完成相应的工序作业,因此其制造过程、质量控制等厂内业务环节的人工智能使用比例高达76.43%;而需求预测、供应链管理等场外业务环节的使用比例也因电子信息产品高迭代速率的原因,达到63.69%。

装备行业应用人工智能的比例为66.08%,在厂内和厂外业务环节的应用比例分别为59.55%和56.53%,对生产制造和企业运营的智能化需求同样强烈。装备行业的生产流程相对复杂,产品结构尺寸相对较大,需要机器辅助生产、装配、搬运,因而对于机器人(机械手)的需求较高,需要智能化的方法来管控生产过程。同时,装备行业的产品复杂,不仅需要工厂内生产效率和质量的管理,通常产品生产还涉及多个零部件供应商,需要跨企业协同制造,企业对于厂内、厂外的业务环节都有较高的智能化需求。

消费品行业、原材料行业的人工智能应用比例分别为62.48%和56.83%,相较于其他两个行业偏低。消费品行业、原材料行业的生产流程相对简单,自动化、数字化转型已经能较好地满足现有生产自动化需求,对于智能化的转型动力不如装备、电子信息行业强烈。

(二)从企业规模角度来看,中型企业具备应用新技术的优势

与大型企业因工业经验积累丰富、转型资金充足、智能化比例和水平理应较好的固有观念不同,中型企业的人工智能应用比例反而最高,达到69.85%。中型制造企业既具备一定资本和技术积累,转型阻力又较小,利于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落地应用和单点突破,可能是未来推进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的突破口。

大型企业的人工智能应用比例为69.59%,略低于中型企业的比例。大型企业,特别是上市企业,智能化动力虽足,但由于现有业务繁杂、组织机构复杂、封闭利益生态难以打破,其转型难度反而较大。不过,大型企业在产业链上掌握着大量生产资源,也具有生产基础和资源优势,其智能化过程经过时间积累,能够产生比中型、小型企业更瞩目的成果。

而小型企业资产积累较轻,转型阻力较小,但往往缺乏相应的资金支持,较难兼顾企业盈利和信息化成本投入,因而企业智能化改造的程度相对较低,但应用比例也达到了59.07%。

图片关键词 

图2 按行业分类的制造业企业人工智能应用情况

图片关键词 

图3 按规模分类的制造业企业人工智能应用情况

(三)从地域分布角度来看,东部沿海地区是新技术应用的试验田

各省、各地区均积极推动“制造强国”建设,结合地区产业特点,制定适合地区发展的策略。华东、华北、中南地区依靠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特大城市的人才聚集效应,其制造业企业更有能力也更愿意探索性应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用人工智能的企业比例分别为69.81%、66.32%和62.29%,显著高于其他地区的60%左右。并且,应用比例越高的地区,其厂外环节的应用比例明显高于厂内业务环节的应用比例,在生产制造环节充分优化改善的基础上,探索产供销协同、产业链协同的智能化管理。

图片关键词 

图4 按地域分类的制造业企业人工智能应用情况

(四)从应用技术角度来看,企业对于不同的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热情和应用程度不同

对比制造企业总体人工智能应用比例的63.69%,可以发现,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应用深度学习、增强学习算法等通用技术,应用比例达到35.63%,利用新型分析方法提升数据分析效率和准确性,内化改造其生产经营流程,使决策变得更加精准,提高企业生产运营效率。另一派主张使用运动控制、机器视觉等场景技术,应用比例达到35.70%,针对生产制造环节中的特定场景进行优化和改进,提高生产效率,降低产品不良率或降低生产成本,实现产品生产过程的高效、稳定。但总体而言,目前制造企业应用的人工智能技术多为弱人工智能,需要依靠特定而具体的场景应用才能发挥独特作用,智能化改造后的系统尚没有成熟到具备独立应对和处理制造业复杂场景的能力。

图片关键词 

图5 按应用技术分类的制造业企业人工智能应用情况

综上所述,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不同地域的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水平不均衡,并且在应用技术选择上也有差异。我国“人工智能+制造业”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仍然需要进一步深入发展。

二、高投入、缺人才、低数据开发利用水平成为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三大瓶颈

根据“专题调研”,制造业企业认为推进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的首要前提条件是实现生产线的全面自动化,其次为数据的集中汇聚与分析,再者为关键设备的联网和互联互通。其中,37.89%的制造业企业认为上述三项前提条件都必须满足,才能推行人工智能的落地应用。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经营管理等场景应用人工智能技术仍存在很多问题,而其中最突出的是智能化改造投入成本较高、相关领域人才缺乏等问题。

图片关键词 

图6 制造业企业使用人工智能技术面临的主要困难

(一)高转型成本成为人工智能落地的掣肘

67.9%的企业认为进行智能化改造的同时也要补足数字化、网络化建设,智能化改造投入较大。加之人工智能的商业化、规模化进程仍处于探索阶段,企业因难以预测投入产出效果,难以下决心大规模投入资本进行智能化改造。

(二)缺少复合型人才是制造业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推动人工智能与企业各环节业务融合是一项系统性创新工作,需要工业技术、信息技术等方面专业型人才,更需要“既懂工业又懂ICT”的复合型人才。但54.85%的企业认为自身缺少相关的技术人才,无法深刻理解、切实发挥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作用。

(三)较低的数据开发利用水平制约智能技术的应用

相较于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使原来无法分析或难以破译的数据产生新的利用价值。从目前来看,仍有31.85%的企业在数据采集准确性、通信协议、数据清洗和修复、数据安全等方面,以及挖掘生产数据特征与生产经营过程的关联和因果关系方面存在困难,无法进行更高级的智能技术应用。

三、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的内生动力和意愿凸显

图片关键词 

图7 各行业企业未来希望使用人工智能的业务环节

我国制造业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需求旺盛、内生动力强劲,但由于原材料、装备、消费品等行业所处产业链位置、行业结构、生产特征、发展需求各有不同,各行业推动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的发展模式具有鲜明的差异化特征。原材料、装备、消费品等行业的发展方向各有侧重。而生产流程优化是制造业企业首要关注智能化的关键环节,有69.44%的企业希望在生产流程优化上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生产制造环节是制造业企业重要的价值创造环节,生产流程的智能化转型则直接关系到企业的效率和效益提升,通过人工智能方法对原有生产流程进行优化,能够实现企业提质降本增效的目的。因此,各行业企业在生产流程优化方面应用人工智能技术意愿都处于较高水平,表现出各行业都非常重视的现象。

(一)原材料行业希望围绕生产过程进行智能管控

原材料行业的企业有较强的应用人工智能意愿,36.61%的企业希望应用深度学习算法,通过嵌入生产装备的智能算法模型,将自动控制技术与生产过程、工艺操作结合,实现生产线的动态实时管控、生产关键工序的智能化,提升产品质量和原材料产品生产稳定性。

图片关键词 

图8 (a)未来原材料行业希望应用人工智能的环节 (b)未来原材料行业希望应用的人工智能技术

(二)装备行业希望以智能化实现产品全生命周期服务

装备制造企业表现“系统性”的智能化需求,未来希望在生产计划控制、流程优化、质量管理、设备故障预测等环节应用人工智能的比重均超过60%,表现出强烈的应用意愿。65.83%的企业未来希望使用运动控制技术,利用智能化机器人改善和优化生产制造流程,消除不必要的浪费。

(三)消费品行业希望能够借助人工智能技术精准发掘和快速响应用户需求

相较于其他行业,消费品生产企业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意向偏低。虽然有高达69.05%的企业希望在生产流程优化环节应用人工智能,但仍比制造企业平均值低0.39个百分点。由于消费品行业贴近消费端,消费品行业更重视销售预测与需求管理环节的智能化,49.9%的企业希望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对多种渠道获取的客户信息进行分析,挖掘客户痛点和潜在需求,不断进行营销模式创新和产品差异化服务,以快速响应和精准匹配用户个性化、定制化、层次化的需求。

图片关键词 

图9 (a)未来装备行业希望应用人工智能的环节 (b)未来装备行业希望应用的人工智能技术

图片关键词 

图10 (a)未来消费品行业希望应用人工智能的环节 (b)未来消费品行业希望应用的人工智能技术

(四)电子信息行业希望以场景定制应用推动产品智能化

电子信息行业也具有较高的人工智能应用意愿,75.19%的电子信息行业企业希望通过利用智能化技术提升生产过程的管控精准度,保证产品的生产效率和质量。另外,企业也更愿意尝试自然语言处理、生物特征识别等新兴技术,这些方面的应用意愿高出平均水平5个百分点以上,通过在产品中综合运用传感器、集成电路等元器件,以及嵌入场景相关的应用规则,来适应用户和市场的变化。

图片关键词 

图11 (a)未来电子信息行业希望应用人工智能的环节 (b)未来电子信息行业希望应用的人工智能技术

四、把握机遇,加快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

我国工业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信息化并存,推进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面临的形势比其他国家要更加复杂,也更具有挑战性。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是一个动态优化、迭代创新、长期演进的过程,需要政府、企业、科研机构等各方密切合作,集中解决制造业智能化发展的关键共性技术瓶颈问题,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一)发挥应用需求优势,进一步促进底层基础技术突破,建立我国人工智能技术体系

面向我国各领域的迫切智能化需求,设立长周期支持专项,引导资本加大投入,鼓励龙头企业与高校、科研机构等针对深度学习算法、开源系统框架等开展联合攻关,加快发展面向行业应用的开放平台,研发支持神经网络计算的高效能芯片,加强自动驾驶、图像识别、语音识别、人机交互等应用技术研发,建立我国人工智能技术体系,加快推进人工智能技术的产业化。

(二)推动终端上网与企业上云,促进数据资源开放,构筑制造业智能化发展新基础

全面引导、鼓励和帮助企业加速提升设备设施的自动化、数字化、网络化水平,加快终端设备设施上网,消除我国数据终端连接不足的瓶颈。对于企业新建设备设施,应将数据采集、传递、共享和使用作为重要指标;对于已有设备设施,通过采集已有控制系统数据或加装传感器等方式实现数据连接。推动数据资源开放,打通技术和行业壁垒,打造能够带动发展的“杀手锏”规模化应用,创新商业模式,使智能技术真正为企业带来效益。

(三)提升智能化时代的劳动者素养,挖掘产业新的工作分工,实现人与机器的良好协作

自动化生产、无人工厂的出现,在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的同时,也使工作被新技术所改变。我们需要把握人工智能变革的机遇,充分考虑和平衡先进技术与人之间的关系,构建新的工业秩序,促进人与机器的良好协作。探索和建设产学研相结合的培养机制和培训基地,使工作者具备智能时代所需要的新知识和新技能,适应智能时代的生产制造需要。挖掘产业新的工作分工,让机器完成人不想做和做不到的事情,让人更多地从事创造性、定制性的工作,通过人与机器的协同,实现社会真正持续的发展。


025-8320 9516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